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互联网职业经理人创业调查

每经记者 陈莉莉 发自北京

  宋旸辞职了。刚从腾讯公关总监的位置上走下来,他就开始马不停蹄地跑调研,着手创业。

  宋旸即将创业的项目是女装类的B2C。团队4个人,一个来自传统行业,一个来自淘宝早期创业团队,一个来自原来拍拍的同事,以及宋旸本人。投资者是浙江的一个人民币基金。

  与市场上成熟的公司相比,无论在投资规模还是团队数量上,宋旸新创立的公司都不可与它们相提并论。宋旸坚持要先跑两三个月,掌握一些一手数据,然后再稳重走路。

  宋旸说,创业本来就是一种体验,“成败只是结果,我想要的就是这种人生体验”。

  互联网派的创业动力

  创业部落其实分了很多派系,如百度系、搜狐系、新浪系、腾讯系等。对此创业系别的看法,从百度出来的创业者毕胜说,派系划分只是互联网以外的人划分的,其实“我们都来自互联网系”。

  其实,早在若干年前,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已经意识到IT业极快的技术更新将激发年轻人难以遏制的创业激情。

  从谷歌出来,加入爱帮网三个月后又辞职进军团购网的宋中杰认为,互联网这个行业有着太多的神话,它的开放和创新要优于其他行业,这是互联网创业帮数量突飞猛进的原因之一。

  来自ChinaVenture的数据显示:2010年第二季度中国创业投资市场披露投资案例67起,投资金额4.82亿美元,行业投资集中度较高。互联网、制造业和医疗健康是投资案例数量最多的三个行业,投资案例数量之和占总数量的63%,投资金额之和占总金额的70%。

  从互联网出来,从事传统行业的罗贤、白鹏辉和姜磊更希望他们走出来的模式给更多的网络媒体人、门户网站从业者带来启发。他们创业的方向是“智力服务”。白鹏辉说,“我们也想过做互联网、电子商务,但做那些需要烧钱,我们需要慢慢积累,公司最开始的商业模式到后来可能会有变化,也许未来有一天,我们也会去做我们熟悉的互联网。”

  为什么是互联网?

  著名天使投资人徐茂栋说,创业浪潮集中在互联网,是因为在新兴领域凭着一个好创意,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成为优秀的企业,如网易、搜狐、百度、腾讯等就是例子。如果做传统企业,像张瑞敏,他们做一个成功企业需要几十年的努力,需要整合大量社会资源,甚至包括政府资源,才可能打造出一个优秀企业。

  互联网的工作经验、团队管理经验是其他行业的人所没有的优势。如同毕胜所说,如果是互联网外的人直接做互联网,成功率会很低。互联网里的事情太多太细,想不到的地方都会拦你一截。

  互联网在中国10年有余,这10年间造就了多少的英雄豪杰和城下草寇。有一个规律,与互联网的人在一起交流,你会发现,即使他们看上去很木讷,但实际上思维很敏捷。

  “你准备在厦门做一个小池塘的大鱼,还是跟我回趟北京,没准在中池塘做个大鱼?”这是当年UT斯达康创始人薛蛮子抛给正在创业的蔡文胜的一个问题。

  是找一个小池塘无所约束地做一只大鱼?还是在一个大池塘里做一只更大的鱼?这个问题,在于每一个人的选择。

  ·百度派·

  从百度到乐淘网毕胜凭“资源资本”起家

  每经记者 陈莉莉 发自北京

  北京市丰台区是很多有物流、仓储需求企业的驻扎地。毕胜的乐沟网藏在丰台区某栋写字楼的6层,清爽的办公场所里,写着“一哥”的那间办公室就是毕胜的。他的办公桌上,放着烟和麦当劳的快餐。

  从2008年到现在,毕胜每天只睡最多5个小时。在这之前的多年里,毕胜曾在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任市场总监。

  乐沟网最近刚刚完成B轮融资,毕胜每天还不停地接到投资人的电话。看到投资人的热情,毕胜和他的团队信心更足了。

  手握资源的优势

  毕胜离开百度,是2005年。2008年,毕胜开始创业,做乐淘网。空档的3年,毕胜并并没有如传说中那样创业未遂,闭门思考。

  当时,毕胜有三条路:一是做天使投资;二是再走进大公司,创造新的神话;三是创业。这时,还在任金山软件CEO的雷军来找毕胜,对他说“哥们,创业吧。就做B2C。”

  听从雷军的建议,毕胜开始找投资。从发出需求到找到投资,仅仅只隔了一天。

  2008年3月17日,毕胜正式与投资方签了合作协议。在合作协议上,关于他的那一栏写着“毕胜的公司”。

  没有商业计划书、没有项目完成进程表,那时,毕胜还真没有这些。第二天,200万美元就到了毕胜的账上。

  从某种意义上讲,成熟企业职业经理人的创业身份能够获得资本的信任。仅一天的时间,“毕胜的公司”具体做什么,怎么做,如何赢利,对方都没有问——因为他是毕胜。

  于是毕胜开始招兵买马,置办场所。

  2010年,乐淘网开始B轮融资。4月7日他们才刚刚发出一封邮件,第二天就收到了一份来自老虎基金的投资意向书,4月30日便签完了所有合同。期间的几轮谈判和尽职调查都在最快速度内完成。两家投行的资金也以最快的速度先后汇到了乐淘账上。

  有一次出差去上海的路上,毕胜见到了久违的江南春。江南春问毕胜,“最近在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就说一声。”

  毕胜心想,如果我真开口说句话,价值几十或者几百万的广告费就可以省了。不过,乐淘网的策略是尽量不做广告,他只与江南春聊了聊天,没说其他。

  毕胜认为,他创业最大的优势在于资源。当年创业时,坊间对他的评价是“携手资源资本创业”。

  毕胜说,要创业,圈子里的人对你的认可程度特别重要。“做人很重要。很多投资人投资的是人,只要人对了,肯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从玩具到鞋的弯路

  事实上,从成熟的知名企业离职的职业经理人,创业的道路往往在初期都有弯路。毕胜和他的乐淘网也不例外。

  乐淘网最开始做的是玩具。慢慢地,他发现这个方向是错误的。当时无数的家长打电话来问:“玩具怎么玩?”

  毕胜说“太累了。我要寻找标准化的产业。我想,没有人会打电话过来问鞋怎么穿。”

  于是,毕胜认认真真地做了几个月的市场调研。2009年9月,乐淘开始卖鞋。

  没有人问鞋怎么穿,但是有人发邮件过来骂毕胜。毕胜说,骂得很难听,每天能接到好几百封这样的邮件。

  乐淘网核心团队里的人都来自于互联网,都是毕胜很熟的人。“认识都好多年了,有着很好的默契,往往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什么。”

  对于来自互联网领域不同的创业派系,毕胜认为,创业没有派系,如果有派系,那也是互联网派系。

  毕胜说,互联网领域出来的人创业,基本上会选择互联网,互联网以外的人直接进入互联网创业,成功率很低。“互联网涉及到的工作太细了,而且更新速度很快,稍微慢一点,你就会落后。而且创业者需要有高度的工作热情,随时保持创新,随时注意用户的需求。很多互联网领域英才早逝的人,都是过劳死。”

  毕胜说,腾讯的小马哥(指马化腾),每天晚上11点多还在线上,他在仔细询问客户的需求,或者是又有什么新鲜玩意出现了。而百度的李彦宏,很少在晚上12点前休息。

#p#副标题#e#

  电子商务冲动下的冷静

  进入2010年,投资圈的种种迹象告诉资本们:电子商务前景一片大好,未来10年是电子商务的黄金时间。于是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创业者都把目标转向了电子商务。有关数据统计,350名创业者中,从事电子商务创业的超过2/3。

  毕胜认为,电子商务的黄金时间在10年或者是更晚以后。目前,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的大环境还不是特别成熟,甚至有一些配套可以说是低劣。很明显的就是,中国的物流没有UPS这样的品牌,在线支付仅安装程序就会有N多个坎、国民诚信网购的环境也比较差。

  他举例说,曾经有物流人员把毕胜递给客户的鞋子直接拿走了,一双鞋子差不多他一个月的工资;有的快递人员东西没投递到本人,就在签收单上“查无此人”那一栏打上鲜红的记号。

  有的电子商务网站直接投资做了物流,毕胜认为这不是一个趋势。“电子商务已经有了那么多的链条,如果再做物流,负荷太重。一个超级负荷的企业如何能轻松前进?”

  “现在中国的电子商务环境还是超早期,期望值不要太高,不要一猛子扎进来。我不是唱衰,是冷静。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还没有真正懂得电子商务。”

  ·谷歌派·

  宋中杰二次创业嘀嗒团欲成团购网后起之秀

  每经记者 陈莉莉 发自北京

  2010年7月14日,嘀嗒团在质疑声中诞生,一上线就开通了北京、上海、杭州、西安、成都、青岛6个城市的站点。

  嘀嗒团的背后,是被人们认为是进军团购网为数不多的 “正规军”、“豪华团队”——宋中杰以及他的谷歌旧部:原谷歌高级渠道经理李金龙、业务发展部经理朱敏、南方区高级销售经理李跃军。

  7月1日,宋中杰刚从爱帮网总裁位置上离职,在此之前,他是谷歌中国区销售总经理。除此以外,他还当过惠普公司副总裁和普元科技首席运营官。

  宋中杰说,再过几天,嘀嗒团的广州和深圳站也即将正式上线。那边的团队基本上已经到位。

  第二次创业

  7月1日,宋中杰正式离开爱帮网,而当时在爱帮网的朱敏和李金龙也相继辞职出来。

  从爱帮网辞职,宋中杰还没想好做什么。与朱敏、李金龙合计未来时,他们想过“再去打工”。但宋中杰说,“如果再去打工,当初从谷歌出来是为什么?从谷歌出来就是想自己做点事情。离开爱帮网,也是因为做事的理念不一致,但是不能放弃想自己做点事情的想法。”

  宋中杰说,“在爱帮网,最大的理念不合来自于对团购网发展的不同看法。我一直坚持做大团购,做成全国规模。除此以外,我与建国 (爱帮网CEO刘建国,“百度系”创业者)合作还很顺利。”

  注册网站域名时,最终确定了“嘀嗒”。“嘀嗒是时钟的声音,随着人们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而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为用户的生活服务。同时,团购在某种意义上是限时的,需要时间的紧迫感。”

  宋中杰现在用的办公室是他爱人和合伙人的房子,位于望京,100平方米左右,有将近20个人办公。“每天晚上,都有3~4人睡在办公室,事情太多,需要他们加班。”宋中杰说。

  准确地说,嘀嗒团是宋中杰的第二次创业。

  第一次创业始于2002年,止于2003年。当时创业的地点选在上海,行业是软件开发。只是上海的气候对于河北男人宋中杰来说过于潮湿,他在那里需要经常服用抗过敏的药。出于种种因素的考虑,宋中杰从那个创业团队退出了。“现在那个公司做得非常不错。”

  “事实上,很多在跨国公司工作的人都有一个创业梦。只是很多人舍不掉已经得到的舒适,也有一些人敢于踏出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我属于后者。”宋中杰说。

  在跨国公司,更多时候是执行,宋中杰想改变角色,他要做决策。曾经在谷歌和惠普的工作经验,给了宋中杰更多的是驾驭大生意的能力。

  经理人出身的优势

  第一次创业,宋中杰是跟着老大哥一起。第二次创业,宋中杰是“带头大哥”。

  宋中杰很得意自己的团队,“团队里的每一个都很能干。他们现在是创业的最佳年龄,也是最能干的年龄:32~34岁。很庆幸的是,他们是很优秀的人,他们的爱人也很贤良,支持他们出来创业。”

  李金龙、朱敏、李跃军不仅在谷歌工作过,在诺基亚、雅虎、宝洁也有过工作经验。“他们做过很多岗位,他们从白领生活走过来。这是我们团队中最重要的。他们有跨国公司的工作经验,懂市场会技术,有我们目标用户群的生活经验和想法,我们更容易找到商户和用户需求的中间点。”宋中杰说。

  这些人的共同特征,都是跨国公司职业经理人出身。这在宋看来,也是嘀嗒团的竞争力。

  互联网领域出来创业的人比其他领域比例高,尤其是成熟的互联网公司。因为互联网开放而且创新,还有正规的培训和实践,这也让很多人有创业的想法。同时,很多成熟的互联网公司规模很大,在里面做高管的人往往都很优秀。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往往不满足于只做执行者。

#p#副标题#e#

  为什么是团购网?

  面对狼烟四起的中国团购网,此时宋中杰再进入,比起很多团购网站已晚了几个月的时间。在互联网领域,速度有时决定生死。

  宋中杰认为,团购的市场太大了,速度很重要,但是做出了什么也很重要。“我们以前的优势在团购,所以我们创业的领域选择也在团购网,现在找准了定位后,我们要做全国性的大公司”,宋中杰自信地说。

  对于中国团购网市场即将开始洗牌的观点,宋中杰认为,整合是必须的,很多都得死掉,还有一部分会活着。嘀嗒团的规划是两年内进入中国团购网的第一阵营,而这个第一阵营只有3~5家团购网。

  对于这样的规划,嘀嗒团怎么能做到?

  宋中杰说,拼的是管理经验和团队驾驭能力。“生活阅历和网上口碑都很好的情况下,我们有自己的专业背景和很好的执行力。”

  在形形色色的创业者中,宋认为,先倒下去的团购网,比较典型的是学生创业,或者社会阅历不丰富的人,他们觉得团购网门槛低,就弄个网站做一做。“这就像开餐馆一样,直接从四川找一个会炒菜的师傅到北京,就可以开一家川菜馆。从山西找来一个会削面的师傅,就可以做一个刀削面馆。他们能不能做成全国连锁店?能不能把川菜馆、刀削面馆做成文化?”

  作为跨国公司出身的创业家,他们显然认为,在这一点上自己比川菜师傅和削面师傅做得好得多。

  ·门户派·

  跳出门户网三个80后转身“智力服务”

  每经记者 陈莉莉 发自北京

  在北京南城一个叫鹏润家园的地方,有一间85平方米左右的办公室,每个月3千多块钱的房租是目前普遍可以接受的价位。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办公用品,让这个办公室显得古色古香。

  金融界的罗贤、新浪的白鹏辉、网易的姜磊,三个80后的门户网站从业人员就在这个办公室共同组建了“康和嘉信”,拟为企业和政府提供“智力服务”。

  从2010年3月开始操盘到5月中旬,公司终于注册完毕。虽然很多东西他们都不懂,比如说财务,但就这样,三个火枪手开始了他们的创业梦。

  逃离门户网

  白鹏辉的QQ个人说明里面写着“我虽然有职业,有工作,有学历,但其实我就是一个混子。”这大概是他创业前的想法。

  白鹏辉说,“我曾在想,网络媒体从业人员的路在何方?他们将来何去何从?是一直待在门户网站,是跳槽继续打工,还是自己出来做点事情?”

  很多人都在面临这样的选题,很多人没有走出来,但罗贤、白鹏辉、姜磊他们走了出来。

  他们有着不错的薪水。姜磊收入最高时,月薪10多万。姜磊女朋友也一直有创业的想法,她特别支持姜磊。“某种意义上,她把创业的梦想嫁接在我身上,想通过支持我来实现她的梦想”,姜磊说。

  既往的工作经验给他们的创业带来了什么?白鹏辉说,是资源和视野。

  最重要是活着

  公司刚刚成立,最重要的是活着。

  康和嘉信接手“第一届清华大学中国创业者训练营”活动时,已经是6月底,而活动开始时间是7月中旬。三个人连夜制作方案。方案终于做好,东方也泛白了,他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工作。

  训练营结束时,姜磊作为创业者代表上台接过结业证书。白鹏辉说,通过这个项目,他们发现原来有那么多创业企业与他们共同成长。“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服务,为他们打造品牌,帮他们成长。创业这条路上,我们不孤单”,姜磊说。

  近两个月的时间,这个团队已经接手了几个项目:打造地方门户网站、为政府提供特色发展方案,为企业提供发展规划方案。

  他们有两个天使投资人,一个是温州商人,一个是北京诗人。诗人在北京有一个饭店,白鹏辉他们经常会带客户去吃饭,可不用掏现金埋单。当初投资时,两个投资人都没有问他们的商业模式和赢利规划。这再次证明了“很多投资人投资的是人”这句话的真实性。

  三人各当一面

  三个人里面,罗贤最能煽动人。这个来自湖南的小伙子是这个团队的组织者,也是公司的CEO。他会一上来跟你说价值观、人生观,要把公司做成企业,公司发展的8年规划等。

  性格严谨的白鹏辉,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刚正不阿”,他客观、公正,是个工作狂。很多记者经常会在半夜接到他的电话,他会装作故意压住兴奋与喜悦的感觉,告诉记者说“有一个消息……”。随后的报道,他会持续跟踪。

  善于公关的姜磊,看上去有着与年龄不太相符的沉稳。他会在不经意间抛出一个观点,并且会一直盯着你,不管你有没有发觉。他有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让他很会表述,他说“创业真得很辛苦,但是我们现在很享受,这个过程,我们有着其他经历不能给的成就感”。

  这三人正在由媒体人变为商人,虽然目前还有些不适应。如同白鹏辉的一句话,工业文明这匹母狼和荒唐这头公狼生了两个狼崽子,一是商人,一是知识分子,他们共同的猎物是人性。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优友网 » 互联网职业经理人创业调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