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王微:造土豆的人

9月6日报道:近日,土豆网创人兼CEO王微接受江苏TV《巅峰访问》专访,对IPO以及土豆未来发展、行业竞争等问题进行了回应和解读。

嘉宾介绍:他生于70年代,主动放弃名牌外企金领生活,转而租下民房开始创业之路。他用200万人民币起家创立了土豆网,创业六年后,公司市值达到7.1亿美元。他把一个简单的分享理念张扬成一种生活态度,在中国互联网市场的开放突围中最终胜出。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他为自己的生活导演了怎样一出大戏。

主持人:Gary你好。

王微:你好。

抛开这份现实的履历表,现实中的王微有着很另类的一面。他爱爬山、爱骑车、爱写作还爱排演话剧。他不喜欢被称作文艺青年,他说自己其实是一名工程师。他做事总是想着去赢。他带领年轻而性格迥异的团队,用很炫的技术去演绎一个相对单纯简介的主题,他们的口号是:我创造的,你喜欢的。这就是土豆网,这就是王微。

主持人:很高兴今天见到你,我手上拿了一个,应该说是小布偶,但是对于土豆人而言,它有着特别的意义?

王微:这我们的logo在上面,我们最早做这个的时候,我们的一句话就是:每个人只要戴着土豆面具,他可以变成任何人,这个舞台就是他的。

主持人:这是泪吗?

王微:这是我们的一朵花,不是泪,这是喜怒哀乐的四色花,四种颜色,四种心情。

这天的土豆网看上去一切如常。虽然是午休时间,员工们几乎都待在办工桌前,面对着电脑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他们来说,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和这个虚拟的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土豆网特有的标记在办公区内随处可见,大大的涂鸦墙上CEO王微的英文名被写在显眼的地方,下面紧跟着团队成员特意的描画。

王微的办公桌和员工们在一个区域,并没有特意的间隔,这个多出来的展示柜暗示着主人的身份。

主持人:要说到这个心情,可能刚刚过去的这个8月,对你来说也应该是心情极度复杂,可能又很难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这个8月,还在它终于过去了。现在会觉得轻松吗?

王微:我觉得还好吧,更多的时候,就是在做事情的过程中,不会有特别多地去想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就是像登山一样的,一步一步一步地登到一个峰顶,把那个旗插在那儿,到了,就完了,然后再继续,后面有很多事情要做。这更多的也就是一个埋头往前爬的过程。没空想心情是什么样的。

主持人:不过说起来确实是,我觉得点也踩得很多,因为确实经历了很多。8月5号,当时是香港路演第一站,碰到全球股价大跌;然后8月8号纽约路演第一站,美债信用评级被降级;直到8月17号,这个点也不是一般人都能踩上的。

王微:对,运气很好啊。我们那时候在路演过程当中,很多投行的人说:“这东西要是能哪天写本书的话,多跌宕起伏啊!”这绝对是好素材,特别刺激,跟过山车似的。但反正(是)外面的过山车,我们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就跟爬山一样,它暴风雪起来了,或者是有时候,突然之间又风和日丽了。但是跟我们要做的事情没什么关系,我们该怎么着,还是往前再继续。就不去想太多。

主持人:之前有30多家(公司)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材料之后,都已经决定不再上市了。土豆基本上属于逆势而上,可能也有人会觉得,这是一招无奈的险棋,会觉得必须要做的这样一件事。就是你必须要往前走,你没有退路了。

王微:我是觉得做上市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应该是很爽的一件事对吧?我们觉得,一般来说对于科技公司到美国去做上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我觉得这是一个挺光荣的一件事,你看我们终于可以出来了。所以整个来说,我们在决定要做上市这件事之后,更多的,我们大家都觉得挺开心的。我们这次回来之后感觉到,大家都憋着股劲,一定要去做很多事情。那种感觉,我很喜欢。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当中,你需要不断地讲故事,不断地做路演。你讲的最多的故事是什么?

王微:就告诉我们的投资人,为什么他一定要投资给土豆。像这么一个快速发展的经济,全民消费高速提高的经济体,这么一个非常有前景的公司在做视频,人的感知能力早就从文字转向图片,转向视频了,这么一件事代表将来一定会发生一个非常巨大规模的产业出现。我们很多美国投资人从来不知道,土豆出现的时候其实比Youtube还早。美国很多投资人可能会觉得中国公司、中国人只会抄袭。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所有做的东西,最早的是从我的脑子里的一个想法这么出来的,那到今天做成一个公司。在将来我还想做什么事情,今天还只是脑子里的一个想法,但我把我看到的未来3年、5年告诉他们,描述给他们。所以,就这么一件事,说到第二天基本上就已经滚瓜烂熟了。眼睛闭着,我也能把这个说得特溜。

主持人:8月17号晚上,很多记者都很关注最后的结果,我们也能看到视频,看到直播,看到王微的表情。很多媒体的评价是:他很淡定。至少看上去很淡定。

王微:这个对我来说,其实只是一件事,它的快乐感就是那一瞬间。我记得以前我骑车也好,登山也好,到顶的时候,高兴可能也就那么3、5秒钟吧。剩下的就是这样(感受):差不多了吧,咱们该做下一件事情了吧。我这个人可能体内多巴胺的分泌比较少一些,所以很难持续地觉得很High,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主持人:今天吧,比较重要的一件事,比较大的事就是新浪拥有9%的股权,未来跟他们的战略合作会是怎样?

王微:就是在这个时间点上面,我们有很多机会和很多合作伙伴来做这件事情,大家希望看到是一个均衡发展的行业,不是一个很快变成新生态、高竞争壁垒的行业,对吧?所以我们有机会可以跟很多人产生合作。互联网现在的趋势是互联互通,我们本身就和新浪有一个合作,将来有很多机会可以探索,但是现在这个阶段,更多是财务投资的一个方式。

四年前,19岁的赵金明在电脑游戏圈内已是小有名气,他定期通过土豆网发布的独家视频拥有大量粉丝,这个活跃的用户和他专业的精神引起了土豆网的注意,很快赵金明就成为土豆团队的一员。

赵金明:“原来是一个普通的用户或者玩家,换到土豆上来说,我就是一个播客,进了公司作为一名员工会有更多方面的体验。”

如今的赵金明已经是土豆网游戏频道的一员干将,在土豆网他每天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且让喜欢的事变得有价值。类似这样的例子在土豆网还有不少,正如那句广为流传的宣传语:每个人都是生活得导演。王微创立土豆网的初衷也是如此,他就是要提供一个平台让普通人都能在这个网络平台上尽情展现不一样的自我。

主持人:之前看你微博,我觉得最近好像也有很多人关心说土豆到底是怎么来的?很多人其实也并不清楚。

王微:其实土豆就是脑子里的想法。正好那时候跟我一朋友还有时间打高尔夫,这么多年我已经没怎么打过高尔夫了。在打球的时候突然之间他说到一件事,然后我想这个挺好的,将来应该是这样的:任何一个普通人把自己的作品发布出来,让人能看到,土豆就是这么来了。很简单,就是一个想法、一个念头。

#p#副标题#e#

主持人:就是想让普通人有更多的展示自己的平台吗?

王微:我觉得很多人很有才华,但是没有机会,或者就是有机会也要经过一层一层的门槛,我是希望世界上能少一些门槛。能不能被认可是另外一回事,这有很多的机缘在里头,但至少被人看到的机会应该要有。所以这个是最重要,也是我们这个标语口号: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其实我们从一开始就关注做作品的这些有才华的人,这些没有机会的有才华的人,让他能够有机会出现。只要一个社会能有能力,能够有一个系统结构,能够让参与的大多数的人有机会能够发挥自己的才能,这样的社会才有活力。

主持人:所以你就会希望为他们做一些事情?

王微:对,我希望能够做出这么一个平台,包括我们一直在说的生态圈,其实我们更喜欢说生态圈这个词,能够让这些创造者不但有地方,第一步能够发布出来。随着土豆愈来愈为人所知,愈加强大,那么我们希望围绕它能够造出更多的生态圈。包括工作的机会、被认知的机会,诸如此类。那么他作为一个创造者,我觉得他们才能很光荣地不但能够养活自己,而且能够让自己国的很好。这才是一个真正能够健康、持续地一个生态圈。

最近,土豆网的员工明显感觉到办公室的空间变小了。因为在这个夏天,不断地有新人加入进来,而随着人手的增加并没有轻松的感觉,他们手里需要完成的工作也是越来越多。根据最近的统计数据,2011年第二季度,优酷、土豆、搜狐视频占据中国网络视频市场广告收入前三名位置。

古永锵:“我觉得首先视频网站上市是代表这个行业的发展,优酷在这个行业里面无论是从用户规模、从品牌、从收入、从资金、而且从市场价值的角度分析,都还是处于非常领先的地位。”

上市后,土豆终于有钱买片了,但与先上市拿到第一桶金的优酷,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奇艺,以及搜狐视频的版权竞争中,势必会将视频的网络版权价格推向新高,土豆网未来会引入收费模式吗?土豆将凭借什么与它强劲的竞争对手一决高下呢?

主持人:之前优酷是大概花了一个多亿,因为他们比你们更早一点买版权。然后,你们去年是3千多万,我不知道数据准不准确?

王微:上个季度,人民币他们花了1亿5,我们花了3千5

主持人:现在可能会有大幅度的调整?

王微:现在来看大家第一季度、第二季度是有一些非理性成分,我觉得有点非理性繁荣。那到了第三季度,大家稍微偏理性一些,我想还要过一段时间,等到理性的时候,我们肯定要投入,能够让用户看到他们真想看到的一些内容节目。

主持人:在你心目中,土豆和优酷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王微:我觉得区别很多啊。比如说,我们一年一度最重要的是我们土豆映像节。优酷刚刚做他们一年一度最重要的牛人盛典。

主持人:牛人盛典和土豆映像节的区别在哪儿?

王微:牛人盛典的关注当然是牛人,视频里面的这些奇才异能的人。我们土豆映像节关注的是做视频的人。关注点不一样,一个是视频里面这些有趣的人;我们关注的是做视频、创作这些视频的有才华的人。这是一个。 口号也不一样,他是世界都在看,他是看。我们是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我们是创造这些作品的人。所以关注的重心会不太一样。

主持人:你觉得这个重心的选择是因为执掌人的区别吗?

王微:可能是吧,我和古永锵肯定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人啊。

主持人:你们生活中是好朋友吗?

王微:肯定不是啊。

支持人:认识吧?

王微:很熟。

主持人:如果见面会怎么样?

王微:如果见面,我们当然会很礼貌,不可能拿着大棒就互相打起来,对吧?我们都有类似经历。估计全中国最近这些年的比较纯粹的互联网公司,好像也就是我和他还是商学院毕业的。所以有很多一说就明白的事情,因为很类似的经历和教育背景。但肯定的是,这是我们最主要的,甚至某种程度,很多人说唯一的竞争对手,就是我们的对手。

主持人:刚才对比了你们跟优酷,其他几家呢?

王微:其他几家更多是从商业角度来看,优酷和我们是所谓的全平台,我们做用户上传内容、版权内容跟自制节目,三个我们都做。但其他平台相对来说,因为他们是后来者,所以更多是会集中在某一个类别,有一些是专门做版权内容的。科技行业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行业,你如果见多了就发现3、5年时间世界就变化了一圈。这是一个特别让人没有安全感的一个行业,完完全全没有安全感的行业。

主持人:如果要有安全感,就只能奋力向前?

王微:没有安全感,其实不可能有安全感。只要生在这个行业,它就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行业。

主持人:关于土豆的盈利模式,可能你也在找,大家也在帮你们找。之前比如说UGC+HULU+HBO,会不会在未来的时间去增加一些收费的模式?

王微:我觉得现在关键是依靠广告的盈利模式,它是非常告诉增长的一个市场,也是大家眼前能看得到的,所以这是一个现成的模式,是一定能够做出来,现在开始成规模了。所以我觉得先把能够看到的广告这件事先做好。收费这块我觉得短时间内,中国市场上绝大部分内容基本上还是非独家的方式,被所有人能够看到。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期望一个用户会为一个在哪儿都能看到的内容去付费,所以我觉得应该还要一段时间吧。

2011年5月,几百人顶着黄沙分头向北京怀柔郊区奔去,目的地名字怪怪的——鹅和鸭。这个默默无闻的农庄已经搭好了几个巨型白帐篷,第四届土豆映像节用它们放电影、吃饭、颁奖和狂欢。

映像节上,一批中国最优秀的网络电影人纷纷现身,他们是网民从超过一万部草根网络电影中推选出的导演,有人给他们取名字——视频代导演。无论是参与者还是组织者,一望过去都是年轻的面孔。土豆的团队平均年龄28岁,今年39岁的王微俨然已是老大哥。在这里,年轻的土豆不可抑制地发出了年轻的声音。在这里,年轻的土豆为自己年轻的方式而自豪。

王微: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是神仙,我很依赖团队的其他成员,听听它们的意见。很多人是非常强的专家,他们是很好的一个团队,有他们才有我们做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做出来土豆,这是最基本的一个原则。时间久了,我觉得应该说的透彻的事情是看到自己其实是不足的以及一个人能力的有限。更多的是需要退在后面,能够让团队的其他人去发挥。世界上实际有很多很聪明的人,都可以像我一样。我可以坐在这儿,在脑子里搭出一个模型来,可能有几十个参数,这样的人很多。但是真正地能够去不顾一切地相信已将事情的人非常少。

如果说土豆在纳斯达克上市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那么未来王微又将把土豆带向何处?曾经因为在创业期依旧爬雪山,骑单车穿越西藏,去梦想的国家旅行,用博客记录创业历程,王微被称作是一位非典型创业期CEO。如今,他需要带领年轻的团队守业乃至于扩大家业,他做好准备了吗?

主持人:你觉得你现在最大的不足会是什么?

王微:我还是非常没有耐心,无法克服的。我是极其没有耐心的一个人。比如说,我面试人,人事部门的头,他说,他现在完全不用等我告诉他这个人怎么样,他只要看我面试时间就好了,如果觉得不行,基本上15分钟就结束了;只要超出一个小时,那基本上就肯定没问题。2个小时,那绝对就是可以。我说这么明显吗?我以为我已经很耐心了。

王微:在一个非常高速成长的行业,有很多市场机会在发生,我们能够做的事情要能赢第一。我喜欢赢,我不喜欢做任何事跟在后头,这不是我的风格。

主持人:赢的概念就是做第一吗?

王微:对,做什么事我喜欢做第一。我喜欢赢。

主持人:土豆打算在多长时间成为这个行业的第一?

王微:我们不会这么去定时间表,但关键就是,每个人要很清楚知道这一点。第二就是说抓住这些、非常警惕地看着市场上面新的机会,足够聪明地抓住这些机会。在那机会出来之前,现在我们就是把我们弱的地方、我们现在不足的地方补上。这是分步骤来,先补不足,再造有余。

主持人:理论都会讲,做的话可能。

王微:我在这儿没法说,我为什么要在这儿说呢?

主持人:土豆在未来会有变化吗?

王微:我觉得变化大了,我们现在是一个公共上市公司,很多事情的做法跟私营公司的几个投资人拍拍头就定了会不一样。我们的董事会会更(专业)。作为一中国公司,在路演过程中,我们这次也看到了美国市场对中国公司很大的疑问。你写出来的材料数字是不是我可以相信你?我们就被问到了。一个投资人就问:“你现在写的每一句话,我怎么相信你写的都是真的?”

主持人:那你怎么回答的呢?

王微:那我说这有什么办法,这你就得信了,对吧?但我们更细节地一些回答,就是告诉他们说,从具体层面来说,怎么样能够把我们的公司结构、董事会治理的结构的每一步,决定是怎么做的,怎么从上渗透到最下,它的一套体系在这儿。他能够看到境外上市公司董事会能够跟境内公司董事会是完全相同的。这是很具体的一些做法了。诸如此类的一些东西都是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要做得不太一样的。

我觉得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在我的内心里面没有什么挣扎,相对来说。我希望一件事情相对简单一些,能够符合逻辑。如果今天看到5、6岁的小孩是我几十年前的自己,我看着小孩,他看着我,他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变得面目可憎。我觉得我应该对得起当时的那个小孩,这是我对自己一个最基本的要求。

这是王微在经过凤凰涅槃的八月之后,首次接受电视媒体专访,此刻镜头前的他是真实而自在的。在那个被他称做完完全全没有安全感的行业里,拥有商学院背景的他的初衷只是想给更多的、有才华的普通人一个战士自己的平台,他喜欢赢,喜欢做第一,渴望在行业里做一个

能够健康持续地生态圈。也许我们不用试图用某个词去定义他,因为你眼中的他其实是你自己。正如他所说:每一个的个人才是世界的统治者,不是王者,也不是寄生虫,更不是无意识、无思想的系统,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得导演。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优友网 » 王微:造土豆的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