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聚焦武汉都市拍客:网络推手还是编外记者

优友网消息,随着网站推广的途径多样化,越来越多的网站开始尝试网站炒作和推广。

◆核心提示:随着天使奶奶、江城最美女交警等视频片段在网络和媒体的走红,“四叶未明”等“都市拍客”们也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从最初的孤身作战,到现在发展成为一个拍客群体,“四叶未明”们是如何走上这条道路的?

  一直隐藏在网络后的“四叶未明”陈翔每天都带着他的DV穿梭在武汉各大街小巷,记录这个城市的人和事。本报记者 孙辰 摄

    记者连续多日采访了几位拍客,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因为兴趣选择了这样一条另类的谋生道路,而随着都市拍客和拍客视频的逐渐走红,有人开始担心,这个在网络上以视频记录现实的群体,会不会因为某类团体和个人的利益,成为被金钱俘虏的幕后推手?

  电视台的编外人员

  昨日,武汉气温近40℃,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地面。韶涵(化名)仍带着DV和相机,从武昌步行到汉口。这段路程,韶涵几乎每天都要走一遍,用相机记录下沿途发现的新闻。

  韶涵是武汉的一名职业“拍客”,3年前,他做了件让身边多数人都想不通的决定:辞掉原有的固定工作,扛着DV到处拍摄视频上传至网络,或者直接为媒体供稿。“赚取的稿费和报料费可以解决生存问题,有时候,也确实能帮助一些困难人群。”有时候,甚至有人称他们为“平民英雄”。

  3年的拍客生涯也让韶涵在拍客圈子里积累了相当高的人气,他目前正在为一家电视台工作,是该单位的编外人员,在记者的采访中,他一再要求要使用化名。他认为公布了真实姓名和照片会对他今后的工作产生影响,“我不想出名,只想做新闻”。

  韶涵最不喜欢别人称呼他为“线人”、“拍客”。他拿出自己的名片,上面印着“新闻编外人员”。韶涵说,他自己拍片,还自己写稿子,“应该算一个记者吧”。

  当了两三年拍客,韶涵的拍摄水平已经达到一定水准。他说,自己拍的片电视台可以直接用了。他的梦想是能够达到国外一流电视片的拍摄水平。

  当拍客圆记者梦

  在武汉,像韶涵这样的“拍客”还有不少。

  王小纯(化名),这名新闻系学生,通过做“拍客”,终于一步步靠近了自己认为最接近新闻理想的轨迹。

  2006年,从江汉大学新闻系毕业的王小纯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没有能够进入新闻媒体。他的第一份工作和他的专业毫不搭边:在一家公司做物业管理。

  “当上拍客,仿佛是注定的。”王小纯说,去年12月,他帮一个朋友送数据线到一家电视台,正好发现电视台媒体正在招收“拍客”,王小纯就这样,正式辞职,做起了专职“拍客”。

  “刚开始看见什么就拍什么,电视台采用的不多。”王小纯说,后来他慢慢摸出了点门道,这个月他拍了12条短片,被电视台采用了7条,拿到了600元的兼职薪水。“我感觉离自己的目标近了一些。”

  “今年3月11日的那次拍摄经历,让我感到了手中DV的份量。”王小纯说,当时他得知一处居民楼旁建起了一个变电站,居民意见很大。当他拿出手中的DV机时,这些居民认为他是记者,不停向他倾诉,希望他能够为他们“讨个说法”。新闻科班出身的王小纯在那一刻开始感受到了无冕之王的荣耀。虽然这次拍下的素材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未能被媒体采用,但王小纯说,这件事让他意识到,“我觉得我的工作很有意义。”

  低调的“名人”

  虽然在网络拍客群里,已经声名远播,其博客开通之后点击率达到四五千万,但“拍客”四叶未明的所有工作设备,仍然只有一台电脑,一个公司配发的小型DV。“有了这两样东西,不管走到哪里我都可以工作。有时遇到特殊紧急情况,我还会用自己的手机拍摄视频。“

  “四叶未明”真名陈翔,湖北大学新闻专业毕业生,从2005年开始尝试着拍摄DV发布到网上,到现在签约优酷网,成为一名职业拍客,陈翔度过了一个与别人大不相同的大学生活。现在,“四叶未明”已不是陈翔一人的称呼。已经有6个同学加入了他的群体,以“四叶未明”为代号,在武汉街头寻找有价值的拍摄素材,上传到网站。陈翔说,“别人在自己的博客发了没有点击量,通过‘四叶未明’的名字发出去,影响要大很多”。

  记者与陈翔交谈过程中,他的回答一般不超过两句话,陈翔说,他不愿意抛头露面。一开始,陈翔称自己没有带名片,不想透露受雇的公司,在和记者交谈了近1个小时后,他才拿出名片,发给记者。

  与“四叶未明”同样低调的还有廖晓东,这位拍摄了“天使奶奶”的“flyliao”在武汉的拍客圈内,也是一位“名人”。2007年12月,在湖北汉口某水果批发市场,廖晓东发现了一位74岁的老奶奶,为赚钱养活患肝癌的老伴和年幼的孙子,每天踩着三轮车,帮人运送几百公斤的水果。廖晓东把老奶奶的生活录成视频传到新浪播客,在互联网上掀起一股热潮,广大网友亲切地称她为“天使奶奶”。

  廖晓东说,拍客们之所以低调,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不想被认出,因为“有时要在外拍一些阴暗面,拍摄时没有任何身份,一旦被认出风险较大”。

  危险的拍摄

  受访的拍客们说,他们要面临很多危险。“警察、城管,可能随时会阻止我们拍摄”,但他们最担心的是保安,“警察、城管还讲道理,有的保安上来就抢机器,有的还扬言要打人”。

  陈翔说,经常去拍负面的新闻,一周要报警7、8次。“去年我还穿着破旧的衣服,藏着偷拍机,冒充去应聘的孩子,去拍摄地下童工”。

  工作很危险,但拍客们因此觉得更有意义。2006年,陈翔在火车站发现有人被诈骗7万元,由于陈翔的化名“四叶未明”当时已经小有名气,其发布的视频点击率较高。警察在调出监控录像之后,把视频通过陈翔的博客进行上网发布,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点击率很快达到二三十万,犯罪分子也很快被网友认出,帮助警察在20天内抓住了罪犯。

  而韶涵经历过更危险的拍摄。他曾进入一地下卖枪窝点拍摄,差点被人发现。好在他顺利脱身,并将拍摄内容公布,该窝点最终被捣毁。

  新兴的行业

  记者采访的几位拍客,大多没有其他的工作。拍客们说,这是一个新兴行业,他们就靠手上的DV和一台电脑为生。

  拍客们的收入大概来自三方面:媒体给的报料费、稿费和受雇公司的相对固定的工资。受访拍客不愿透露自己的具体收入,但有人表示,“我们如果跑得勤,工资比工薪阶层会高”。

  报料费、稿费是大部分拍客的经济来源。受雇于某些网站的拍客,比起“跑单帮”的同行,可以享受到更多的“优待”,有时公司还会为他们提供出差的费用。陈翔现在就受雇于一家视频网站,他将拍摄的素材提供给网站,公司每月会往他们的卡上打入相对固定的工资。

  一位拍客说,他们的视频传到网上点击率高了,网站的广告收入就会增加。相对网站而言,他们只拿了很少一部分的报酬。

  推手?策划?金钱俘虏?

  一位知情人士介绍,部分拍客们还有一个收入来源,就是做网络“推手”。有的网站雇用的拍客会找到一些企业、医院等单位,提出为他们策划,在网上将这些企业“炒”出名,然后收取一定的好处费。“有一名拍客为一家整形医院做‘推手’,赚了数万元。还有一些选秀节目的选手,也会找到拍客帮忙,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在采访中,受访拍客都表示,他们没有做过纯商业的“网络推手”,但他们理解有些同行的行为。“单靠报料费生存不下去,要生存下去我们就要想办法。”

  31岁的廖晓东现在即将成为父亲,一家人就靠他一人的收入。廖晓东说,他很感谢父母,如果不是父母的支持,他连房子都买不起。廖晓东并不认同“推手”的说法,“推手是几年前的称呼了,现在应该叫策划,策划能否成功也要看能否找到闪光点,也是体现了拍客的能力”。廖晓东说,他虽然没有做过纯商业的“策划”,但他很乐意做一些尝试。

  一位拍客说,“最美、最漂亮、最牛……这些概念都是通过网络炒作出来的。网络就是这样,没有炒作出不了名。”有人因此担心,“拍客”这个在网络上以视频记录现实的群体,会不会因为某类团体和个人的利益,成为被金钱俘虏的幕后推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优友网 » 聚焦武汉都市拍客:网络推手还是编外记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