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揭秘史上第一女经纪人孟光的疯狂炒作

孟光没有王嫱那么幸运,王嫱好歹还曾是“史上最美村姑”,而孟光却生得奇丑无比,好在上帝对他的每个孩子都是公平的,上帝给了孟光一个非常好使的头脑,这便已足够。

  这一年,孟光年方二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二九一十八岁,而是踏踏实实的二十九岁,本早该“脱光”的年龄了。孟光的地主老财父母为此急白了头,他们是过来人,知道女孩子一旦过了三十这道坎就不好嫁人了,何况自己的女儿又是如此地丑陋,但孟光一点都不着急,人家吕丽萍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啊,老公不还是换了一茬又一茬,只要我孟光略施小计,那些个臭男人们还不得乖乖地送货上门,而且一般般地我还懒得要,必须得既要有才,又要有型,还得要有前途。

  孟光真的不能算是美女,这个孟光自己是知道的。既然与美女无缘,那就不如干脆把自己打造成“天下第一丑女”,混个脸熟再说吧。如果是“天下第一美女”的名头,那一定会有无数的女人跳起脚来争得头破血流,而这“天下第一丑女”的光荣,只要有人愿意要,一定会没有谁舍不得,但这好歹也是一个“天下第一”啊,孟光深深懂得,“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的道理。

  孟光在《扶风日报》上打了一个整版的征婚广告,报纸上面百分之九十九的空间,都莫名其妙地空置着,只有右下角有几行一般人需要用显微镜才能看清楚的蝌蚪文:

  寻人启事

  姓名:孟光

  性别:雌性

  学历:小学

  生日:保密

  星座:处女(偶还真系处女耶)

  相貌:肥、丑、黑(曾被某网评为“天下第一丑女”)

  特长:举重、摔跤(可惜现在不举办奥运会)

  月薪:暂时保密啦(结婚后会告诉你滴)

  喜欢的明星:妲己、褒姒、西施、屈原、刘邦、司马迁(还有很多)

  交友的条件:像梁鸿那样的就可以了啦

  联系电话:139-010-XXXXX

  扶风郡第一才子梁鸿,以前经常给《扶风日报》副刊投稿,每天不下数百封,副刊部主任嫌退稿太麻烦,干脆给他开了个专栏叫《梁上君子》,梁鸿乐此不疲,每天一大早起来除了睁开眼睛后的第二件事,就是开门到邮箱里取当天的《扶风日报》。

  《扶风日报》这天又发表了梁鸿的一篇大作《上梁不正下梁歪》,虽然删去了800多字,只剩下了可怜的80多字,但梁鸿还是饶有兴致地把自己的大作拜读了不下8遍。正陶醉间,这时候,枕头边突然飘来“我等到花儿也谢了”的歌声,原来是梁鸿的手机响了(梁鸿晚上睡觉从来都不关电话,因为生怕错过媒体的采访),一看来电显示,原来是《扶风日报》的首席记者梁羽生打来的,梁鸿此前有好几次请梁羽生去做按摩,甚至都对他晓以同宗之谊了,但都被梁羽生无情拒绝,这回终于送货上门,梁鸿决定也摆摆谱,38秒之后才把电话接通。

  梁羽生嘘寒问暖虚情假意了几句,紧接着切入正题,问梁鸿看了今天的《扶风日报》没,梁鸿这会儿手里就紧紧捏着最新的《扶风日报》,但他正儿八经地告诉梁羽生,昨夜有美利坚、英吉利、法兰西还有意大利的几个约稿,笔耕不辍得太晚,现在都还没有起床呢,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梁羽生说,没看也没关系,是这样的,今天有个自称“天下第一丑女”的女子叫孟光的,在《扶风日报》打了个整版的征婚广告,说是要嫁给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这幸福来得太快,梁鸿一下子就懵了。梁鸿心下顿时转了无数个念头:我梁鸿虽然是大汉最高学府长安大学毕业,但是自己当初学的养猪专业比较冷门,现在的饲料价格上涨,全国都不怎么养猪,找工作太难,虽说自己在《扶风日报》开有专栏,但是《扶风日报》那千字三十元的稿酬标准不过是杯水车薪,自己现在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更别提什么房子车子了,发愁得很哪,现在居然还有人指名道姓要嫁给我这样的男人?她疯了吧?梁羽生在和我开玩笑?今天不是“愚人节”啊?这世道怎么了?不行,这事儿说不定有蹊跷,我还得好好琢磨琢磨。

  梁鸿告诉梁羽生手机没电了,让他给自己邮箱发采访提纲。而这边梁羽生的电话刚刚挂掉,立马又有扶风网、扶风在线、扶风新闻网、《扶风快报》、《扶风早报》、《扶风晨报》、《扶风午报》、《扶风晚报》、《扶风都市报》、《新扶风》等十多家媒体的电话打过来了,梁鸿敏锐地感觉到,这事儿可能会火。

  众里寻它千百度,蓦一低头,那广告竟龟缩在最不起眼的右下角。梁鸿强抑住怦怦的心跳,终于找到了那一则关系到他下半生和下半身幸福的《寻人启事》。对于孟光的名字,梁鸿的第一印象就觉得很美妙,这多好啊,跟自己一样,都是单名,而且笔画少,以后万一要写个请柬什么的,省墨。不说是女性,而说是雌性,比较有创意。小学学历很好,女人书读多了就不太好管了,再者,自己这名牌大学毕业不也活得很窝囊吗?生日“保密”,挺有意思的。啊,还是处女?这可真是个珍稀动物啊,这年头,遇到个处女可是比中六合彩还难一千零一倍啊!肥?很好,很好,今后以后可以以减肥的名义让她少吃点;丑?这放在家里就比较安全了,不会给我戴绿帽子;黒?古天乐那样的肤色?不错,不错。“天下第一丑女”?原来还是网络红人啊。特长是举重和摔跤?会举重?那以后就可以让她在家多干家务活啊!会摔跤?我要是跟别的一些文痞打架的时候,那她岂不是就可以保护我给我帮忙了?不错。月薪保密?她既然能够打这么一整版的广告,好歹也是一小富婆吧?我梁鸿再码十年的字,恐怕也打不起这样大的广告吧?嗟,嗟,嗟,看她留的那电话号码,全球通,扶风的区号,还有那么多的“8”,这号没个十万八万的拍不下来吧?重要的是,她喜欢的明星里面,不是还有屈原和司马迁么,看起来还是一有理想的文学少女,应该会跟我有比较多的共同语言。何况,孟光还这么会炒作,如果有她帮忙,自己以后想出点小名什么的不就容易多了?不就不用自己想破脑袋了?……

  此时此刻,梁鸿似乎隐隐觉得,孟光——这就是他等待了几十年的那个女孩,是上帝送给他的最好的礼物。

  梁鸿要娶孟光的消息传开,整个扶风郡顿时炸开了锅,《奇闻!“天下第一丑女”嫁给“扶风第一才子”》、《扶风郡惊现史上首例“姐弟恋” 29岁新娘自称处女》、《“丑女征婚”疑为炒作 新娘原是妲己粉丝》等相关报道甚嚣尘上,梁鸿本家梁羽生也亲自在《扶风日报》上发表评论员文章《论“郎才女貌”被颠覆的社会意义》,高屋建瓴地从社会学的角度讴歌“女性的觉醒”和“男女平等”的社会进步。有一些闲得无聊的网友,也纷纷在自己的博客撰文《传孟光可能是石女》、《揭秘孟光嫁给梁鸿背后的玄机》、《孟光与梁鸿仨月内必将离婚》添油加醋,胡乱鼓噪,场面蔚为壮观,好不热闹。

  洞房花烛之夜,宾客渐渐散去,大才子梁鸿一边故作羞涩地揭下孟光的红盖头,一边旁敲侧击地问孟光怎么会想到“公开征婚”这一招,孟光白了梁鸿一眼,漫不经心地说,你这死鬼,你以为我还不知道你?你名牌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回家养猪,这是多大的新闻啊,北大毕业的那个被逼杀猪的屠夫,叫什么陆,陆步轩的,给你数钱都不配啊,从这事儿上,我就深深读懂了你炒作的优美气质,因为我俩是一路货啊!当然,为了让你也知道我炒作上的才华,让你不至于拒我于千里之外,我就只能出此下策引起你的注意啰,否则,你这么酷,这么有才的人,身边围绕的文学少女那么多,你会注意到我么?会有这么多的媒体报道么?你会公开对全国媒体表示要娶我进门并且一生一世对我好么?鸿哥,你现在已经是大名人,说话要算话,可不准耍赖噢,我也会好好爱你,给你炒菜,帮你炒作,做你的贤内助,不会给你惹是生非给你戴绿帽子的啦,真的,你相信我……

  梁鸿听到这里,突然涌上来一阵小小的兴奋,一把捂住孟光的血盆大嘴,粗暴地将她按倒在沙发上……(张一一先生按:此处删去2048字)云收雨歇,温存过后,孟光喃喃地对身旁赤条条的梁鸿说:阿鸿,你,你真的好,好厉害耶,我,我可是幸福死了……做女人的感觉真好……你放心好了,这一辈子,我一定会全心全意地做你身下和背后的那个女人,好好地帮你炒作,把你炒得千古流芳,为了你,哪怕就是丑化我自己也不介意,但是你成名之后不要抛弃我噢……梁鸿听得有些感动,自觉无以为报,眼睛里掠过无限柔情,不由得又冲动起来……

  一周之后,论坛上一条《传梁鸿与孟光将闪电离婚》的帖子,再度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引起全国网友各种不同的猜测,坊间流传着各种不同的版本:有的说孟光不是处女,梁鸿发现上了一大当才离的婚;有的说他们夫妻之间性生活不和谐;有的说梁鸿满足不了孟光;有的说梁鸿睡觉喜欢打呼噜;有的说孟光患有梦游症,晚上到处拿刀找西瓜切;有的说一山不容二虎,婆媳关系不好是主要原因……各种说法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是不管如何,梁鸿和孟光这一对臭味相投的黄金拍档,再次成为全国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那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梁鸿自从娶孟光进门之后,这可真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知名度急剧飙升,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还不时被一些电视选秀请去做嘉宾,这其中当然有孟光莫大的功劳。譬如说有一天孟光突发奇想,无聊就给自己取个“字”,这可是一非常了不得的创意,因为大汉朝即使贵为公主和皇后的女人,那都只有姓氏和小名,都还没有“字”这珍稀的东西,孟光给自己取了字“德耀”后,告诉媒体这字是夫君梁鸿给取的,乖乖隆的咚,梁鸿这不又成了“新好男人”和社会启蒙思想家吗?我的爷,这对大汉的“男女平等”和“女权解放”是多大的贡献啊!

  过了一段时间,孟光又给梁鸿吹枕边风说,阿鸿,跟你说个事儿啊,咱们这不是好久都没新闻了么,最近也没有电视台请你去做嘉宾了,看来这炒作还真不能停,一停就叫人家给忘了,咱得赶紧整点儿事情出来!梁鸿一拍赤条条的大腿,我说怎么这么久没有媒体给我打电话发采访提纲了,我这心里都急得慌,夫人真是高见,高见啊,但是,炒点儿什么好呢?孟光说,最近湖南电视台那个主持人汪涵的“退隐”炒作得不错,咱们不妨也依葫芦画瓢吧!梁鸿掐着孟光胖乎乎的腮帮子说,哼,就你鬼主意多!你说怎么整就怎么整吧,我梁鸿真是爱死夫人你了!然而和汪涵的光说不练不同,孟光和梁鸿夫妇真的就跑到渤海边上“隐居”起来,既然是“隐居”,那应该得很私密啊,后来怎么又被那么多的媒体知道了呢,这当然还是孟光的功劳。甚至就连唐代著名的短命大才子王勃,也对孟光的这一次炒作赞不绝口,他在著名的《滕王阁序》中由衷赞叹道:“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意思就是说,梁鸿跑到渤海边装隐士这明明是一场炒作,当时怎么就没有一个明白人能看出来,而都被孟光这一个小女子轻易给忽悠了呢?

  当然,孟光梁鸿夫妇炒作的最经典的案例,那还是后面的“举案齐眉”和“相敬如宾”。这狼狈为奸诡计多端的夫妻俩在渤海边没“隐居”上几天,就耐不住寂寞了,夫妻俩商量好要么就不整,要么就再整点儿更大的动静出来,夫妻俩被窝里一合计,这就又抛下“隐士”的英俊身份不要了,跑到了当时媒体更加发达的江苏,应聘到苏州一个叫皋伯通的著名富商家中做佣人(后来“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唐伯虎先生也偷学了此招,最后也千古流芳),当然,孟光梁鸿做佣人不是为了做佣人,而是有着他们清晰的思路的。不久后,皋伯通每次经过柴房,总是看到新来的那女的每次吃饭都跪在地上,把盛饭菜的托盘举得跟眉毛一样高,而且不高一点,也不低一点,训练有素,比电视里的日本女人还有礼貌,这可是一条好新闻,皋伯通这个富商之所以会“著名”,是因为他跟媒体的关系很好,也具有很好的新闻敏锐性,于是把这条新闻线索提供给了苏州的一些媒体朋友,没过多久,孟光梁鸿夫妇“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消息就不胫而走,传遍大江南北,羡煞长城内外多少个琴瑟不和鸣的家庭,梁鸿也被评为大汉朝当年的“全国劳动模范”和“东汉十大杰出青年”,从此名留野史。

  一言以蔽之,在孟光这位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经纪人的包装炒作下,像梁鸿这样一位非富、非贵、非诗、非文的,见识、才学都不怎么地的一寻常男子,也能够喧嚣一时,并且名垂后世,孟光真可以说是一了不得的奇女子!其点铁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恐怕连我们的金铁霖先生也望尘莫及啊!也难怪在那一年东汉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梁鸿会要深情地选唱那一曲脍炙人口的《家中的月亮》,歌词这样写道:

  “……开心果里,有你的甘甜,也有我的甘甜;军功章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张一一)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优友网 » 揭秘史上第一女经纪人孟光的疯狂炒作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