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十年网络派生词:见证网民的“中国式成长”

 “小胖,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我上个月被就业,这个月工资被增长,你转告我妈,我没心情回家吃饭。”如果你不明白MSN上的两个人在说什么,很遗憾,这说明你已经在飞速发展的互联网文化中彻底落伍了。就像当年你不认识芙蓉姐姐也就罢了,竟然连ORZ这等弱智的“象形文字”之精髓都无法领会,简直不能不被BS(鄙视)。

  掐指一算,中国网络十年,且不说红了小胖绿了芙蓉,光是网民人数就从100万跃升至超过3亿,网络音乐用户量高达2.14亿人,即时通讯用户规模达到1.95亿人,网络视频用户量已经达到1.8亿人……而伴随这些冷冰冰数字的,是更为生动的见证———从“上酸菜”到“打酱油”、从“百变小胖”到新宠“贾君鹏”,这些集结着中国网民草根智慧的网络派生词,正以一种出其不意的方式,鲜活地记录着中国互联网的转变。从娱乐至死到参与社会、从聚众围观到网民话语权、从愤怒的谩骂到嘲讽一切,这是网络派生词的转变,也是网民的中国式成长。

  ■网民们的独特创造力

  “网络就是新生活。”1998年,广州街头竖起的这块广告牌,铿锵有力地宣告了网络时代的到来。彼时,那些正在一遍一遍电话拨号连接上网的菜鸟们不会想到,日后混迹于网络的自己将拥有一个集体称号:网民。

  网民,不仅仅是两亿中国人的集合,更是一个能够创造流行文化形式的群体,而在某种程度上承担起这种文化形式传播重任的,正是网络派生词。

  顾名思义,网络派生词曾经并不存在,而是由网络流行现象催生。比如博客的问世派生出“老徐”;DIY恶搞视频派生出“做人不能太无极”;而陈冠希导演的一出闹剧则直接被网友冠以“精(神)分(裂)教”……一句话,只要这个世界还有混乱的娱乐,网民们的创造力就不会消失。

  ■对社会民生的讽喻

  “很傻很天真”代表了娱乐圈反讽的一类,“魔兽”代表了对网游执著的另一类———在互联网上打游戏、找乐子,这也曾是中国网民网络生活的最主要内容。但是随着互联网不断开放,网民对社会的参与度随之升级,网络派生词逐渐诞生了另一类,即对社会民生的讽喻。网络上“打酱油”看似态度超然,但也并不只是一句口号,所谓的“酱油恒久远,一壶永流传”,便见证了网民社会参与和责任意识的启蒙。

  2007年,世界权威科学杂志《科学》刊登了备受争议的华南虎照片。但是网友们并没有去“打酱油”,反而较真地找到了虎照的原型“年画虎”。

  2008年是中国的多事之秋,而网民社会责任感的网络表达也在这一年井喷式爆发。“什锦八宝饭”表现出的是网民对政治民生的关注:“俯卧撑”则是对所谓“真相”的嘲讽:“范跑跑”一路跑出道德批判以及人性的反思:“做人不能太CNN”更是民族情绪的极致宣泄……

  杭州飚车案的“70码”还没有结束,上海倒下的“楼脆脆”仍然不够坚强,不知出身何地的“贾君鹏”还没有回家吃饭,而中国网民们已然十分彪悍———当网络开始占用人们2/3的生活,似乎没有人再愿意做匿名谩骂的网络暴民,他们学会用略带戏谑的口气嘲讽自我,嘲讽无力改变的现实,顺便也嘲讽这个时代。

  ■在网络上发声

  2009年夏天,在中国网民崛起之地天涯社区,一篇为网络派生词评选投票的帖子被连续置顶,其中所罗列的网络派生词时间跨度长达10年,空间跨度涵盖了游戏、娱乐以及社会民生。火热的跟帖里,有资深玩家,也有新鲜菜鸟,人们在相互的提问和回复中,完成名词解释、溯源追根以及追忆当年。

  “当大陆人叫着‘小强’不断‘ORZ’,台湾人也在‘山寨’着大陆去‘打酱油’”———有人甚至就网络派生词为两岸交流起到的巨大作用而专门开新帖进行盘点。

  很显然,如今的中国网民已经不再是一个没有指向的虚幻词语,而是拥有强大舆论力量的话语出口,他们不再视发帖和回帖为儿戏,历经十年的成长,如今已经成熟———至少,说起“人肉搜索”、说起“被就业”,那些盯紧中国网民的各路媒体、间谍和黑客们,已经不会再一头雾水,网络派生词已经成了他们了解中国网民乃至中国社会的最佳途径。

  【相关链接】

  我们曾经说过的话

  陈奕迅曾在歌中唱:10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10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网络改变生活,网民造就时代,那些我们曾说过的话,无论是至今仍然坚挺的,还是中途黯然倒下的,都是互联网上不可磨灭的精神,都是构成网络十年里程碑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上酸菜

  “翠花,上酸菜!”2001年,雪村端着这坛子酸菜、领着翠花成为当之无愧的网络明星。“翠花,上酸菜!”更成为了当年“十大网友流行语”,与“拉登”并驾齐驱。

  木子美

  她引导Web2.0世界中一个最重要产品诞生———博客日志,成为网络世界里的一个标志性符号。在木子美成名之前,网络日志大多躲避在网络文学的角落里幽暗地孤芳自赏。

  小胖

  2004年,一代网络巨星“小胖”横空出世了。挑衅的眼神、胖乎乎的脑袋,网民互相效仿、随意嫁接。于是,各个版本的小胖就层出不穷了,影视明星、体育明星、卡通明星,一时间,小胖成了网络上的PS无敌男一号。

  正龙拍虎

  华南虎事件后,网友在“华南虎照”创造出一些有意思的成果,除了出现“顶片叶子”等新的网络词汇外,还创造了一个新的“成语”:正龙拍虎。

  很黄很暴力

  “上次我上网查资料,突然弹出来一个网页,很黄很暴力,我赶紧把它给关了。”这句话出自小学生之口,很多网友质疑一个网页怎么会同时“很黄很暴力”,猜测该女孩面对CCTV镜头没有说真话,甚至通过网络搜出了她的住址、学校等私人信息。而关于这个女孩到底有无说谎,是否应该被谴责,在2008年初引发了一场热烈的讨论。

  打酱油

  2008年5月,当广州电视台在街头就某个话题随机采访市民时,一男性受访者从容应答:“关我 X事,我出来买酱油的……”此后,这句话在网上迅速流传,男子的照片也被网友PS成各种样式。“酱油男”、“酱油族”等网络用语也因此派生。

  俯卧撑

  流行网络用语,一般表述为“做俯卧撑”或“我是来做俯卧撑的”,源于贵州省公安厅发言人关于女学生李树芬之死的介绍,称网民怀疑的犯罪嫌疑人当时在河边做俯卧撑。现在的网络用语的“俯卧撑”已经替代了前网络用语“打酱油”,表达了对时事不关心、不评论,只做自己事的态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优友网 » 十年网络派生词:见证网民的“中国式成长”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