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互联网英雄谱:多面古永锵

优酷办公室在中关村中钢国际广场五楼,古永锵办公的地方约十平米,没有门隔着,侧过身来就能看到正在紧张忙碌的员工。古永锵的柜子上摆放着一张照片,那是2003年NBA全明星赛他和张朝阳、姚明的合影。

3月15日上午,本刊记者和摄影师前去拍摄。约的时间是十点,当时古永锵正在发邮件。他看了看桌上的IPhone手机,接着用右手指着我胸前贴着的优酷LOGO说:“呵呵,你戴了这个。十点了,开始拍吧”。

守时11点整,身着黑色西服、灰色条纹状衬衫的古永锵微微弯了一下腰,向在座的二十多名记者鞠躬说:“不好意思,我马上还有一个重要约见,让我的总编辑陪你们聊吧。”

守时,是古永锵的一个重要特点。就在这天,2010年1月23日,11点至12点古永锵接受《东方企业家》采访。两个小时后,2009优酷牛人年度盛典在上海艺海剧院举行。

对古永锵的守时,我早有体会。去年12月末,我第一次和他接触,是电话采访,约的是下午两点到三点。两点整,在机场候机的古永锵拨电话打给了我,三点钟一到,古永锵说他要登机了,挂了电话。优酷高级副总裁魏明说:“他对时间算得很准,来得很准时,但是对不起,说要走,也一定要准时走,准时走是为了下一次准时到。”

古永锵平常的日程表排得满满的,魏明说,假如一天他能处理十件事,古永锵则能干二十个活,“他什么时间干什么事,非常有节奏感,可能和他早期做创业投资的要求有关,讲究方法论。我们和他干活,要事先想好,多长时间能把这个事搞定,他给的时段全给你。但一到点,就结束。”

相对其他企业家来讲,古永锵的日程表上,生活和工作也界限分明。优酷一员工告诉我:“古总周一到周五上下班都很准时,但一到周末,你就别找他了,他不会出来”。

古永锵承认,从创业到现在,周末他从未去过公司,“周一到周五,大家聚在一起,高效率地工作,有这样的需要,但周末应该陪陪家人”。但是,等到小孩睡觉后,古永锵还是会上网工作的,像打机关枪一样发电子邮件。

优酷首席财务官刘德乐说,古永锵有一个习惯,一般从周日下午就开始回复邮件,有时要回一共几百封邮件,一直回到周一凌晨两点,“任何创业型公司,不可能不勤奋、不耗费大量精力,古永锵周末不工作是不可能的事。当然,团队帮他分担很多”。

合作在古永锵看来,优酷的团队高效而可靠。很多公司永远只能听到一个人的声音,但在优酷,遇到事情时,会有几个人站出来,从不同维度发表意见。古永锵更希望将他的团队介绍给记者,他说:“你应该多多了解我的团队”。

在《东方企业家》原来的拍摄计划中,只准备拍他一个人,但他希望,拍摄他的团队。

在2009优酷牛人年度盛典活动中,他的部下比他上台的次数还多,他惟一一次上台露面,还是在活动快结束时和另外一人一起上台的。

优酷招聘总监以上的员工时,实行360度考核机制。比如该总监的主管是魏明,魏明会将这名总监委托给优酷首席财务官刘德乐以及其他高管考察,不仅看对方的业务能力,还看他的经验,更重要是看和团队合不合。

另一家视频网站的高管告诉我:“古永锵每做一件事情都是先想好,规划好。他创办优酷的时候,他找的技术、销售和市场人员都是相当成熟的。可以这样比喻,优酷就是国军、正规军,人家都是军校训练出来的那种,所以你看优酷这几年没有犯过什么大错,速度各方面都是最快的,口碑很好,它能成为业内第一是不需要理由的。”

这名高管称优酷为“国军、正规军”,其实是褒义。

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古永锵,他说:“大家都会看到我比较有规划的理性的一面,但是大家也忘了,我其实已经在中国本土奋战十几年了,能正规化地打架,我们尽量正规化。”

接着,他又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反正中国互联网的游戏规则,我也是略知一二的。你要是跟我邪着来,我自然也会。十来年陆海空都打过了,每个角色我也都当过”。

古永锵对“国军”一词比较敏感,他在香港出生,1980年14岁时一个人到澳大利亚留学,五年后去美国并待了十年,以至于28岁到中国时,连中文都说不太流利,为此专门到北京大学学了几个月的中文和文化。

古永锵在澳大利亚时,基本不会说脏话,那些老外特别看不惯,问他为何不说任何脏话。有一次,十来个澳洲少年围住了他,要他讲一句脏话,否则不让走,古永锵只好说了一句脏话。多年后,回想起这事时,他说:“我的适应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在不一样的环境里能生存,适应能力是培养出来的”。

1994年,古永锵以富国集团副总裁的身份回到了中国,跟上海一家大国企合作。在外企和国企之间,他充当中间协调人的角色。

“那段时间压力太大了,是我职业生涯最辛苦的一年,很多人说我现在辛苦,其实比起当初,一点都不苦。”

古永锵当时的谈判对象都是五十多岁的厂长、副厂长,他发觉,这些人在工作中和私底下,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工作中他们会将各种毒招都使出来,比如,互相拆台、挑拨离间、说话不给面子等等。但一下班,他们赶紧回家做饭。

理性古永锵就如电脑程序一样理性,喜欢精准的流程。2001年,搜狐业绩最低的时候,在内部会议上,张朝阳讲业绩一定要增长了;时任搜狐首席运营官的古永锵则负责讲怎么增长、怎么做才能达到这个增长。“古永锵当时说业绩要翻番,所有人都惊呆了。他将行业切开,一二三地讲,说未来增加几个行业,每个行业在各地怎样,会有很多方式和数据告诉你,其实翻番是有机会的,但要大家具体怎么做,就能实现。”魏明说。

这种凡事讲一二三的作风他带到了优酷。在优酷,古永锵会将最重要的问题拆分成一二三四五,他的左臂右膀们又将每个点分解到三到五个小点,这样便于具体执行。

刘德乐介绍说,优酷一年有三大会,无论哪个会,古永锵准备得很充分,关键问题在哪,每个主要项目进展到哪一步了,具体到技术、市场、战略合作、研发、财务、HR等相关项目,每次能做到哪一步,问题出现在哪,古永锵都知道。甚至会议怎么开,怎么有效开,他都要跟踪。

#p#副标题#e#

魏明举例说,优酷的一次改版,涉及到某一个板块的图片位置,古永锵本来对原先的方案很喜欢,如果他的部下能通过具体的数据证明用户不喜欢这个时,古永锵就会考虑放弃,但是他会把他的意见坚持到有结论为止。

古永锵的思维方式像电脑一样严谨,他将所有事情都流程化了,并将所有问题细化成可以控制的单元格。

比如,优酷在买一部影视剧之前,不是该剧好就买,古永锵会进行综合评估,拿数据说话。比如该剧在百度上被搜索了多少次,卫视有无上星,收视效果如何,观看人群是谁,和哪些广告比较匹配,销售部门对前景做分析,等等。

从买影视剧到销售广告,古永锵已经将此形成流程,如果流程出现问题,就会优化。各个团队都会参与制订流程,一旦制订,就要求严格执行。

当然,古永锵也有非理性的时候。他说他是西单女孩的粉丝,因为她的声音好听。西单女孩真名任月丽,是一位在西单地下通道卖唱的女孩。一位网友将她翻唱的《天使的翅膀》DV传到优酷,这个视频打动了许多人,而迅速成为点击率攀升最快的视频之一。

西单女孩在优酷成名后,一段时间内,在优酷办公室附近的地下通道里出现了好多卖唱的艺人。

2008优酷年度盛典时,一位残疾人上台表演时,古永锵哭了半场,哭得稀里哗啦,见人就抱头痛哭,他说:“当时现场的所有人都被感动了,如果你在现场,也会被打动”。

乐观古永锵电脑般的思维,还体现在他回忆过去的时候。

我问他过去的事,他摸了摸后脑勺,露出很痛苦的表情。不是他不愿意谈,而是他的过去像电脑存储器一样,将过去的事分类打包、分门别类存下来了。

“我老是这样做的,历史是分类的,我的脑子里有个数据库,所有以前的东西都分类了,你让我找一个东西,你要引领我,比如某年某月,我在做些什么事情,我可能想得出来,你让我回忆过去四年的事,我上面可能有一万个数据,都归类了。”古永锵说。

魏明说,“他的思维、记忆都程序化了,他将他以前的数据都压缩、打包存储了,你让他想以前,他得先解压,再寻找,对他来说是很痛苦的事情。他很乐意讲未来三年、十二个月怎么样。他不会说以前做过的好或不好。当然,他是去掉不好的,留下好的。你问他过去的事,这跟问历史博物馆有多少个收藏品一样。”

因为骨子里永远只看未来,古永锵一直保持着乐观的心态。1994年,古永锵从斯坦福MBA毕业后回国,“同班同学中,我是惟一一个来中国的,大家都当我是疯子,在硅谷那么好,干嘛要回中国?当时北京有很多老胡同,跟现在很不一样,我看到的是机会。”

“创业阶段会遇到很多问题,前几天有个记者拼命问我古永锵最愁什么,我告诉那个记者,加入优酷后,我从未见老古发过愁,从未见他发过飙。并不是没有挑战、没有烦恼,其实事很多,我也问过老古,他反问‘发愁有用吗?任何事都有解决办法,愁完了还是要解决,搞得自己还不爽。’”魏明说,“他的乐观是在骨子里,在血液里,可能是和他的人生经历、哲学有关,一般人对事持怀疑比较多,他持怀疑比较少。估计很多创业家都是这样的。如果不乐观,就不会冒险。”

从去年岁末至今,随着各种民营以及国营势力进入视频领域,视频竞争白热化。百度奇艺视频公司CEO龚宇告诉记者,去年年底,一部热门电影网络首播权报价涨到180万-200万,而此前一年报价仅为10多万元。

而优酷近来饱受版权问题困扰。互联网评论家、红麦软件总裁刘兴亮认为,优酷的优点是已经积累了很多忠实用户,有很多草

根达人,但他认为,“优酷的弱点是版权资源比较少,肯定会遇到很多冲突”。对于版权,刘兴亮认为,各网站都做得不太好,大家都没有更多的钱,你买这个,他买那个,互相起诉。对于优酷的未来,刘兴亮认为“肯定会受到国家队及其他网站冲击,YOUTUBE一直叫好不叫座,而HULU是盈利的。视频用户分享节目不容易受到广告青睐,广告主比较看重有版权的内容。内容没问题,才可以有计划地投放广告。”

互联网观察家洪波认为,目前国内的视频格局不太令人乐观。首先,大家纷纷看好HULU模式,实际上有点走偏了。其次,竞争环境越来越恶劣,凭借版权话题,互相攻击,互相起诉,这个行业刚开始发展,还没大规模盈利,不利于发展。“之所以大家看好HULU模式,而不是YOUTUBE的模式,是因为担心政策限制。”他说。

至于版权问题,洪波认为是个伪命题,“如果我是生产内容的,我关心的是通畅的发行渠道”。

1月23日,我到上海采访古永锵,此前一天,酷6宣布起诉优酷,古永锵告诉记者:“我们有一个片单,是他们侵我们权的。而且,你去看每家公司的历史,在以前说过的话里面,十句里面,有多少句是真的,多少句是假的,你自己去评估,自己去看历史”。

据记者了解,在此前,张朝阳、古永锵、李善友曾经在一起见过面谈合作,三方都差点要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了。优酷一员工说:“我都在起草发布会的发言稿了”。但不知何故又闹翻了,优酷一高管说:“不是一个档次的事(和酷6)”。

政府现在对视频网站监管越来越严格规范,并要求网站承担相关责任和义务,这就要求网站雇佣很多人。魏明们曾有抱怨,但古永锵告诉他们:“政府监管、重视这个事情,反而证明这个行业是有前途的。”

对于优酷面临的竞争,古永锵认为,“有这么多竞争对手,有那么多负面新闻,是因为树大招风,要理解别人。金融危机到来,反而使强者更强”。 (本文来源:东方企业家)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优友网 » 互联网英雄谱:多面古永锵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