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康盛CEO戴志康:周鸿祎对我影响很大

大学时的一次不经意的尝试成就了今天的康盛创想及其创始人戴志康,如今再来回顾过去这些年的创业历程,戴志康的抉择或许有历史的机缘巧合,也有着戴志康本人以及团队的守望与坚持。

高中时曾计划做软件公司

主持人:我甄选了些网友对您提问,其中有一个很有意思,戴志康是一个没有人会影响到的人,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的人,您认同这种观点吗?

戴志康:我觉得我的自我意识,如果说强的话,其实强在几点上,这也是我家里经常培养我的一种东西。首先我认为一个人,一个创业者,你要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要知道自己要去到什么地方,要怎么达到那个目标,要通过做什么来实现这些理想,这几个问题,不管是不是创业者,只要是希望在事业上成功的人,很早就应该想这个问题的,我自己其实是在高中时候想明白我到底要什么,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怎么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的路径是什么样的。其实一个好的,可落实,可以细化的人生规划还是很重要的。

比如我在清晰知道我想要什么时候,在某种程度上会表现出比较执着,或者表现出比较固执,肯定这样的,因为我每天在想我要什么,我在高中时候,其实我就做了一个人生规划,99年的时候,高二,我说我毕业要开家公司,这个公司做软件,做了这个软件之后,当时是微软比较厉害。

主持人:你是看到微软的前景才有这种想法?

戴志康:不是,我是自己想干这个事,我不太会受到,比如明星榜样这些影响,我第一不羡慕,第二我也不嫉妒,就跟我没关系一样,每个人做最好自己就可以了,不用羡慕别人,只是我觉得那事我能做。因为我很早就开始做软件,我觉得做软件不难,做一个重要公司,那时候几年之后,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比如说与微软在中国的产品去抗衡一下,当时理想就是这样的。当时软件比较厉害,现在可能是互联网比较厉害的。那会儿我们做了软件“Discuz!”。

家庭让我发现自己的天赋

主持人:查你资料时候,看你小学五年级时候就对编程很感兴趣,这是源于您父亲对您的影响是吗?可以这么说吗?

戴志康:我父亲和母亲是比较愿意让我尝试不同的事情,比如我学过弹琴、画画,当然也学过计算机,也学过一些电子方面的东西,我尝试很多事情之后我发现我做这件事情是有天赋的。初中时有计算机竞赛,我们学校没有人懂,我拿了一本书看了看,我就得了第一,我觉得这是事半功倍的。

我父母计算机水平都很差的,都不太懂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对我最大帮助是在于让我很早认识到自己长项在什么地方,比如计算机编程序涉及到逻辑思维和思考,耐力,对一个复杂问题持之以恒的这种精神,这种是我后来发现这可能是天生的,或者是本身具有的特质。

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特质,只不过有人很早发掘出来了,使得他迈向成功道路。还有人到很晚以后才发现这些自己特质,所以导致在有些事情上他每天希望用自己不擅长东西和别人擅长东西比较,他可能觉得没有自信与方向感,抱怨,发牢骚。我们家庭和别的家庭不一样是我们家庭会鼓励探索。

周鸿祎对我影响很大

主持人:除了家庭对你的影响,在后来自己创业过程中哪些人对你影响比较大?

戴志康:其实我们的投资人,像红杉、晨星、google,还有我们的天使投资人周鸿祎先生,还有团队高管和经理对我影响都挺大的,这个事情不管是管理还是业务方面,其实都是终生学习的过程,每天我甚至能从基层员工和基层经理那学到很多东西,所以我觉得他们对我帮助都挺大的。首先最大的是我父母,其实像周鸿祎他对我帮助也很大。

主持人:您跟他是在什么场合结识的?

戴志康:他原来是我客户,他那时候在3721。

主持人:04、05年?

戴志康:对。

主持人:您见他第一面会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吗?

戴志康:没有,我这人比较慢热,一见钟情、一见如故比较难,外面有的说他比较凶什么的,其实也不凶。

主持人:对你比较好。

戴志康:对,人和人打交道还要注意方式方法吧。

主持人:您觉得他在哪方面对您影响比较深?

戴志康:他比较讲义气,他把你当自己人时候他会舍身相救,他用自己的口碑和人脉,真是在帮你,不太顾忌得失。另外他在商业上面感觉也是不错的,因为我原来是技术出身,所以相对来说对技术可能比较感兴趣,或者比较擅长一些,但对怎么去商业化运作这个公司,怎么系统化做好管理者,这些其实不太擅长。所以其实最早时候在他那也做了不少东西,团队组建等等。还包括一些理念,比如天使投资人和创业者应该是什么样一种关系。

主持人:现在你觉得应该是什么样一种关系?

戴志康:应该是占小股,能够提供很多资源人脉,提供各种机会,成长机会,学习机会,以及合作机会这样一种人。

主持人:周鸿祎现在和你接触是不是也是类似这种关系?

戴志康:基本上。

我们做了八年的"雷锋"

主持人:说到研发产品,这涉及到和开源社区的管理,这块您是怎么把他们很好管理的?

戴志康:开源这种东西开放一定要有兴趣,第一步你找到对这东西有兴趣的人就好了,他有兴趣就会去做。首先通过互联网和媒介,能找到很多有兴趣的人,一直到现在,有很多第三方团队。所以他们本身就会围绕开源产品做很多事情,我们更多做是组织者,把大家组织在一起实现平衡远程合作方式。

主持人:您现在提供社区平台,这些开发者会在平台做开发,怎么去激发他们的积极性?

戴志康:他用一个事实证明这种平台是靠普可行的,像我们这种,我们认为我们做的是类似生态系统的事情,我说这是一片森林,它不仅仅是只有树,它还有聚集在森林里的动物植物,有老虎,狮子有也绵羊,建立初期要有强有力的培育系统,而不是我在这种几棵树就完了。初期,不管站长还是开发者,我们都做了很多培育事情,就像一个地方政府,他现在想发展地方经济,首先他做的事情是做很多优惠政策招商引资,第一批企业是有优惠政策的,当这些企业赚到钱会起到示范作用,吸引更多人和企业加入这地方来。

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对站长这部分,大概最近五六年七八年一直培育他们,包括我们组织很多会议,研究性质的,或者是实践性质的,比如地方网站运营经验的会议等等,同时会做很多帮助他们宣传推广的事情。

开发者是一个比较新的阶层,这种阶层是在去年刚刚形成,也需要我们大力扶持,比如我们经常和他们沟通你怎么样做出有价值的应用,怎么样从用户那收到钱,怎么样让用户交钱还觉得很爽,你怎么平衡站长和开发者之间的利益关系。这些我们也在做疏通和协调,我们认为将来这些都不应该是我们做的事情,为了未来大家都能很好在这里共存,我们也非常愿意做这个事情。

主持人:这块我觉得你们投入更多一些,有没有考虑怎么更好利用这个资源?

戴志康:有人说我们公司做了八年雷锋,提供很好用的和商业软件一样级别的免费的产品,然后去不断地提供升级和技术支持,不断的看着一家又一家网站成功,包括有一些网站它成功之后很多创始人都成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反正从我个人感觉蛮好的,我觉得用户成功才是我们成功基础。

比如我今天做个产品,今天我们做摄像机,假设这个摄像机被很多公司用了,你们Chinabyte用这个摄像机做了很好访谈,这个摄像机公司某种意义上就成功了。我们成功分不同若干阶段:第一阶段是客户成功,我们没成功;第二阶段是客户成功,我们开始成功;第三阶段是我们比客户更成功。

主持人:现在是不是开始做一些模式探讨,或者怎么样让自己长大?

戴志康:我们属于第二阶段,用户实现很大成功,我们也开始实现自己一点成功,为什么有第二阶段呢?现在我们用户成功其实是少量的五到十个明星榜样力量,加上大量处在跟进明星效应阶段,其实真正成功不应该是由明星效应带动的,比如江浙为什么发展,找十户有那么五户是开厂做外贸赚钱的,这东西要少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大部分人,或者起码相当比例人也富起来了。到这个程度我们成功就开始到来了。

我们怎么去迎接有一定比例用户开始实现自己成功呢?我认为还需要更好去帮助他们实现某种意义上更加容易的成功,或者更加确定的成功。比如我们有的网站,有的客户网站被收购,收购事情可能一年就出现三四个,两三个,但他毕竟是少数,大量用户靠广告费在增值服务赚钱,我们想通过更好产品和服务,让他们从增值服务和广告上收更多钱。以前一个月可能收两千,我们让你收到五千,使你收入提高一倍两倍三倍时候,这时候我的成功就来了。你帮用户想如何创造价值时候,你原来能挣一千块钱,现在要从他那掏出三百块钱,他是不干的,你原来挣两千块钱,我现在让你挣五千块钱,这是我和他分享利润,他是愿意的。

其实我们一直在往新创造价值方向发展,以前每个网站都可以通过简单方式,可以实现一部分收入,但这个收入可能连温饱都达不到。接下来我们希望通过增值服务和用户收费方向,帮助他们更有能力向用户收费,到最后每个网站有自己的定位和人群阶层,最后他给用户提供我们所免费给予他的服务,他就直接可以赚钱了,他新赚的这些钱我跟他分享利润他很高兴。

融资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主持人:您的很多观点特别有见地,包括你对趋势的把握。在八年创业过程当中,会有比如说资本的合作,包括我们前两轮融资,我想听听您在这方面的一些想法,或者是感悟。

戴志康:融资。

主持人:比如第一次我们和红杉的合作,很多人都说第一次有些是去找投资人,带自己的项目书给投资人见面,和红杉接触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呢?

戴志康:是红杉找我们的,他们也会在网上搜罗各种各样项目,觉得有意思就谈谈,一开始我个人也没抱什么希望,我通常觉得这种事情都是锦上添花的,不是雪中送炭的,你今天缺这个炭他就送你,关系特别好,没有这个可能。首先把自己事情做好,你花开得足够鲜艳诱人,蜜蜂才会盯你。我觉得上杆子买卖不是买卖,确实你自己做出一些事情来会比较有说服力。所以我觉得你绝对不能指望它(VC)是雪中送炭,这世界上VC和雷锋两个字是非常远的事情。

第二要保持共赢的心态,资本进来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赚钱,创业者做公司,当然赚钱也是一个很重要因素和目标,但是我从来不认为说赚钱对我来说是一个目标,我认为赚钱是一个结果,赚很多钱是一个结果,不是一个目的,目的还是愿景,所以你怎么平衡好创业者的愿景和投资人的现实利益之间平衡是很重要的。马云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对的,他说永远要让资本赚钱,而不要让资本说话。因为资本一说话,他经常会搞你公司战略什么都会很奇怪。所以我个人也倾向于你每天很努力想如何让资本赚钱,不让资本说话,你把自己那摊事弄好了,你就可以开始去有一种和VC之间公平平等交流的权力。

当然,我们也听说过很多VC和创业者成功的故事,也有失败的故事,比如创业者被炒掉怎么样,但是我认为这种事情很难发生在我们身上。

戴志康:第一次向VC讲商业计划有点怯场

主持人:你第一次和红杉接触,觉得自己和他们是很平等的关系?

戴志康:第一次在表象上是不平等的,因为我第一次在那么多人面前讲商业计划,我也没讲过,我觉得讲得挺吞吞吐吐的。

主持人:有点紧张?

戴志康:有点怯场,从表象上不平等,但是我从心理上是平等的,我见完他可以见另外一个,大家都是双向选择,我没有强迫你给我投,你决定给我投了,我还要想想有没有别的机会,从心理上是很平等的。

当时很奇怪,如果他们问很多问题,说明他很感兴趣,如果不问问题,让你很快就走了,说明你可能就没戏了,我当时见了之后,大概我说了45分钟,我讲完之后我就问他们有没有什么问题,他们就说没什么问题,你可以回去了,我觉得很奇怪,什么问题都没问就让我回去了。

主持人:心理没底?

戴志康:对,可能是太明白了,要不就是没兴趣,事实是他们太明白了,我在开车路上,他们有个VP打个电话,我们已经决定要投资你。

主持人:决定很快?

戴志康:对,他们决定很快,在这种情况下就被投资了。

融资:从无知无畏到有知有畏

主持人:第二次融资是不是更容易一些了?

戴志康:各有各自不容易地方。比如第一次我个人觉得,因为当时发过来所有都是没见过东西,什么海外公司,还有合同,这东西基本上反正我看每个词我都认识,但是合到一起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属于两眼一摸黑的感觉。第一次我签字时候也很糊涂,我觉得反正看也看不太懂,你要钱又不能不签,就都签了,第一次时候其实是一种无知无畏的状态。

第二次就不一样了,是一种有知者有畏状态,你开始弄懂一条一条什么意思了,你开始弄懂这里面公司里面权力制约,还有一些东西的权力行使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反倒变得谨慎一些。第一次融资我比较糊涂,就过去了,大家相处也很好,没有什么不愉快,执行合同的一种感觉。第二次时候,当我看这些合同发现能看懂时候,发现这个条款这么严厉苛刻,虽然没有被行使到,但是我觉得这东西有障碍在里面。

主持人:你当时和他们有讨价还价吗?

戴志康:第一轮不知道不懂就签了,第二轮觉得这个不太好,就讨价还价,改一改。其实这些合同他真正要制约创业者和制约VC都是制约不了的,这东西从法律角度也有很多解决办法,可能大家图心理上一种愉快,或者是合作上互相信任,我们第二轮融资,google和晨星都没有什么问题。

未来SNS的几大趋势

主持人:对趋势的来源我们通常是怎么样把握未来,比如SNS技术趋势?

戴志康:我认为首先SNS趋中心是很明显的趋势,第二分布式部署,比如Chinabyte有自己的比特邦,5G,海内垂直的。第三个,五年以后,或者几年以后,这种分布会达成某种形式上的统一,所以未来当这东西发展繁荣时候,未来可能会出现联邦制的东西产品出现,但是现在是什么还不知道,这是我认为的一个方向。第四个重要方向也是一个开放方向,像51,像我们也有漫游开放平台,这都是从去年才刚刚开始形成的,刚刚开始面世的。但是我认为开放式思路,就像打开一扇窗户永远闭不上,开放是必然趋势,与其说为了开放就开放,还不如说战略共赢,这是一定发展的趋势。比如我们漫游平台和开发者站长之间一定有三方共赢的趋势,这方向是肯定没问题的。(原载Chinabyte,有删节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