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09网络生活十大热点:偷菜成最风靡游戏

自杀、捐款、就业、代表、失踪本是一些普通的动词,但是在前面加了一个“被”字后,看似不通语法却恰恰深刻表达出了这些事件的荒谬。

  被的这种用法本不是中国创造出来的说法,1982年意大利某银行行长被发现死亡,所有证据都表明他是自杀,但外界却流传着关于他suicided(被自杀)的阴谋。一个人“被自杀”,却没有施动者出现,仿佛他面对的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力量。而在中国,“被自杀”在2008年开始流行,到2009年“被”被用于各种词汇前。今年初,南通市为了应付小康达标情况电话民意调查,下发了标准答案,让居民一夜之间就“被小康”了;年中部分高校为提高就业率,将还没找到工作的大学生登记成就业,从而“被就业”……被失踪、被加薪、被股东、被全勤等层出不穷。到最后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被”了,似乎全民已进入“被时代”。

  拨开“被”的迷雾我们会看到,它的流行或是因为数字统计的信任危机,或是掌握公权力的有关部门在突发事件和敏感问题上缺席或者失语。透过“被”的流行,我们看到的是“被××”的处于弱势的群体。在各种调查中屡屡“被代表”的网友,他们无法在正常的渠道中发出自己声音,只能在前面加上一个“被”字,才能反映出他们真实的表达,诉说出一些无奈和委屈。不妨还是乐观点看,“被”的出现也折射出弱势群体权利诉求的觉醒。民意的逐渐强大,也督促有关部门和机构自省和矫正,能够主动出来用事实说话。也许今后,“被”将衰微。

  最热忱的祝福  60年

  一个国家的生日,使“60年”成为网络热门语汇,网民自发为祖国祝福,在网上呈现一呼百应之势。10月1日,正当天安门前的国庆阅兵和游行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人民网强国论坛的网民也在进行着一场声势浩大的网上“阅兵”,网民自发在虚拟世界中走到一起,为祖国祝福。在论坛上发布老照片、共同书写建国日志、千万网友在线观看国庆阅兵直播……网民不再是受众,更是参与者,集体成了“60周年大庆活动”的粉丝。

  新中国60年,让全球都对这个伟大民族在复兴道路上的跃跃欲试感到敬畏。60年的变迁、60年的记忆、60年的全民史,虽然互联网诞生不到30载,但人们却已习惯通过互联网去搜索这21916天里曾经发生的振奋人心的故事。人民网、新浪、搜狐等十一家网站国庆期间的统计数据显示,共有5866万人访问了网站的国庆60周年专题,并产生了3亿的页面浏览量,网民自发喊出惊人一致的口号“祖国我爱你”。

  很快,中国将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主办了奥运会,它正向全世界展示其魅力;而盛大的阅兵式,则充满了国富民强的气魄;中国提出了结束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想法,中国正谋求更多的国际话语权;甚至有人分析,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十年内中国将超越美国。“向前向前向前!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的冲锋号仍在吹响,“展望未来,中国的发展前景无限美好”。

  未来当我们再次网上搜索“60年”时,我们会发现历史曾经被定格,“60年”这个词语或许会被封存,成为专属于中国人的自豪记忆。

  最奇特的疾病  网瘾

  中国青少年有可能患上一种奇特的“病”。对于该病的最经典表述来自国内知名“网瘾斗士”杨永信:“网瘾是一种病,简称IADS,虽与艾滋病(AIDS)缩写有所差别,但对那些网络成瘾的孩子家长来说,危害和艾滋病一样可怕。”听到这话,那些以为孩子有网瘾的家长都会懵掉,如遭雷击。

  近年来,在一些专家坚持不懈的“普及”之下,在媒体报道一些极端事例的渲染之下,“网瘾”这种可怕的“病症”在社会上快速传染。家长对此谈网色变,进而四处磕头求医。于是这些专家又摇身一变成“救世主”,拯救“网瘾”众生于水火之中。于是乎,各种各样的网戒中心、训练营、医院、咨询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杀猪各有各的杀法。”这些专家各显神通,你用打针吃药治网瘾,我就用电击脉冲,他就用禁闭关押。付出这么多“辛劳”之后,专家们总归要有所回报,每月五六千元甚至上万元的费用虽然贵了点,但是孩子的未来是最重要的,专家们也就心安理得了。

  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权威,收钱更加名正言顺,专家们还提出了网瘾病的标准,甚至希望将网瘾当作精神病来治疗,这样一来打针吃药电击就不会存有争议。幸而卫生部继7月份叫停杨永信电击疗法后,12月又发布《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征求意见稿)》,明确网瘾定义不确切,建议不要让未成年人戒网。也许网瘾不是病,反而是治疗网瘾者上瘾了。因为有暴利的驱动,有些专家对卫生部文件置若罔闻,继续把网瘾当作病来治,继续把孩子当作小白鼠,继续把家长当作ATM取款机。

  最无奈的群体  蚁族

  2009年底,《时代》杂志将中国工人评为年度人物,理由是今年中国经济顺利实现“保八”,千千万万普通工人功不可没。然而在国内,却有另外一个庞大的族群正被注意:他们是继农民、农民工和下岗工人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他们受过高等教育,却主要从事餐饮服务等临时性工作,有的甚至处于失业或半失业状态;他们平均月收入低于2000元,绝大多数没有“三金”和劳动合同;他们平均年龄集中在22~29岁,九成属于“80后”;他们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形成独特“聚居村”;他们的官方称谓是“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他们的网名则是——蚁族!

  2009年9月,北大博士后廉思出版调查实录《蚁族》,告诉我们这个“高智、弱小、群居”族群的真实存在。2009年全国高校毕业总人数达611万,就业压力让“天之骄子”的光环早已不再眷顾“蚁族”。他们面临的最现实困境是,好不容易咬咬牙买下两张票和女友看场电影,对方见面的第一句话却是“要是你今天买房,我今天就嫁给你!”但对“蚁族”来说,面对一飞冲天的房价,要想买间蜗居,几乎看不到希望。

  最怀念的明星  MJ

  不要不承认,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曾经抛弃了他。今天人人都在说他的“大爱”、“天才”和“孩子气”,说为了他“泪流满面”,昨天鄙薄他的人在他走后争先恐后将他供上神坛。迈克尔·杰克逊(MJ)没有对不起这个时代,但这个时代对不起他。

  世人震惊于他那“后现代混和了慢四步”的神奇舞蹈,还有比电影更精致好看的MV。MJ的音乐融合了节奏布鲁斯和摇滚,并可能出于商业上的原因被包装成流行乐之王,但他却比有史以来任何一个摇滚巨星更有摇滚精神——MJ从未停止过呐喊。就像鲁迅笔下“是选择大声呐喊还是昏睡死去”的斗士,MJ一生都在反抗和斗争,甚至不惜被丑化成一个“扰乱社会治安、教坏小孩子的怪人”。

  他反抗不公正的体制、待遇、奇怪的社会现象,他说“我已经厌倦了被人操纵的感觉,他们是撒谎者,历史书也是谎言满布”。直到有一天大众把他当作一个“奇怪的过气明星”,他也从未停止抗争。MJ擅长音乐,拙于辩解,一个人支持了世界上39个慈善救助基金会。童星出身的他从小在摇滚爵士乐乐队长大,精通差不多所有流行音乐乐器,却没有童年。

  这个时代给了他符合他才华和价值的名利,并在他走后恢复了他的声誉。但MJ的灵魂是孤独的,很少人认真聆听他的音乐。即使粉丝也会无意识抛弃他,忽略他惊世骇俗的舞步下、尖锐高音下隐藏的灵魂。《Thriller》红过《They don’t care about us》、《Dirty Diana》,很多人听《Earth Song》会流泪,但那绝不是一首催泪弹式的作品。

  他是一个王者,将流行音乐敲骨吸髓,为我们这个时代创造巨大财富,然后被辜负。也许两百年后会有人说,我们这个时代曾经配不上他。

  最风靡的游戏  偷菜

  2009,“偷菜”游戏成了现代文明下的“尼伯龙根指环”:和瓦格纳歌剧中的指环一样,对不迷恋的人来说等于废铁,对迷恋的人却拥有巨大魔力,同时也具备杀伤力。这种能让人同时拥有权力感(虚拟货币金额庞大)、征服感(在游戏中等级很高)和毁灭感(把别人农场里偷个精光)的游戏简直叫人欲罢不能,爱恨交织。

  “菜场里小偷拥挤依旧,荒芜的心情,你能否感受?不过是偷一个萝卜,你如此难过,我如何解脱?”网络《偷菜歌》无法道尽偷菜网友的“艰辛”。“我跨入全国偷菜高手行列。记者天天采访,偷菜事迹常上报刊。在第一届偷菜动员大会上,广大菜友激动万分,纷纷表示政府出台了《偷菜法》,切实保障偷菜者合法权利。反对偷菜的人只有自取灭亡。”网友调侃的“偷菜段子”虽然荒谬,但现实生活中“偷菜丧志”行为不绝于耳:医生“偷菜”误了看诊、为“偷菜”六旬老夫妻闹离婚、“偷菜”遭反对女儿打掉亲爹俩门牙……连某著名网站登出“忘记给男友偷菜,男友抛弃怀孕女友,你怎么看”的选择题,都会有不少人选择“换了我也会生气”。

  浇水、施肥、除虫……开心农场游戏难度不会超过扫雷或者俄罗斯方块,但它激发了游戏者的欲望:真正实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让成就感变得唾手可得。“偷菜”说到底就是几乎不用动脑,只要你有足够好的体力(别人睡觉你偷菜)、足够高的财力(找兼职“偷菜工人”)、足够多的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偷),就可以成为虚拟世界里的大赢家。而当菜可以“偷”时,它简直契合了人性中对不劳而获的向往。

  最戏谑的称呼  哥

  2009,一个“哥”字在网络呈现出一派畸形的繁华景象:全国网民都在集体“攀亲戚”,打起字来无“哥”不欢。年中某著名论坛上一则“这个世界创造了哥,是为了我们能够更好更多地去崇拜、尊敬”的帖子,为“哥”字走红大江南北拉开序幕,帖子同时炒热了“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七月初某贴吧里一张“非主流”男子吃面的图片,配文“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很快引发网络“寂寞党”,混杂着无厘头和自嘲的“寂寞”句式让网络呈现出一派热闹的“寂寞”盛况。而此后大热的恶搞类“春哥”、“曾哥”更是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据说在某外国友人众多的网站上,大家用英文打一句“春哥纯爷们儿(Spring elder brother pure men)”就能判断出你的国籍,如果回“hi”的,那一定是外国佬,回复“铁血真汉子(Blood and iron real man)”的才算对上暗号,是自己人……更别提“信春哥,得永生”(永生指某游戏中一项道具)、“信春哥原地满血复活”和贴在四六级书上的“信曾哥,过六级”。

  某种程度上“寂寞”排遣了网友说不清道不明的孤独感,于是集体无意识地跟着看不见的“哥”寂寞了一把。但最寂寞的是网友的想象力,人人都在“哥”,想象力顶多发展到“姐只是个传说”。跟风和盲从是容易的,可以让人用最安全的方式享受到潮流。当从众心理取代了独立思考,盲从成为普遍行为模式,就能够解释为什么“沙发”、“飘过”、“鉴定完毕”、“哥只是传说”这些被说烂的语句,还是有人对此乐此不疲。“哥”是2009年网络的一个“群体行为艺术”,第一个说的人抖尽了小聪明,之后的人忙着凑热闹,身体力行地证明跟风这件事和教育、职位的高低无关,是人都会受到它的引诱。

  最无聊的姓名  贾君鹏

  尽管网友发动了强大且持久的人肉搜索,但贾君鹏何许人也,依旧是2009年中国互联网的最大悬疑。2009年7月16日10点59分,一个来自江苏南京的IP地址222.94.255.*在百度贴吧“魔兽世界”吧中发贴“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内容仅两个英文字母“rt”(意为“如题”)。孰料,被斥为无聊的该贴,在一天内的点击量超过450万,一天半内跟贴超过30万,一跃而为“网络第一神帖”。如此疯狂的“盖楼”与“围观”,让百度一度限制网民在电脑上跟贴,甚至强行关闭该帖。12月21日下午两点记者看到还有网民不断跟贴,已将“楼”“盖”到了第494676层。

  贾君鹏是谁?不断有人承认自己就是,网友也在网上搜到了两个名为贾君鹏的人,并且有图有真相地贴出各式人物的照片,但没有一个能笑到最后被火眼金睛的网民所认可。7月20日一自爆为贾君鹏之父的某网络营销公司称受客户委托,出动800多网络营销人员、注册了2万多ID策划了该行动,目的是为帮助《魔兽世界》保持关注度。事实上,《魔兽世界》新东家网易也是第一家报道该事件的媒体。不过随着贾君鹏之名广为流传,其为何人不再是重点,借用该句式的各种恶搞乃至营销开始上阵,雷人者如“贾君鹏你妈妈叫你来献血了”,成功者如“王老板,友商网喊你回家算账”,后者以几万元的广告费实现了上千万人次到达率的奇效,因此获得了2009年度营销大奖。

  网民的无聊、寂寞、好奇、集体性冲动……造就了“贾君鹏”这一神帖或许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水帖的窜红奇迹,无论始作俑者肇因于何,各方都受益了。原来,无聊也是有价值的。

  最荒诞的解释  躲猫猫

  躲猫猫是每个人儿时游戏的欢乐记忆,却成了24岁的李荞明的死因。2009年1月30日云南省玉溪北城镇李荞明因砍伐林树被送进晋宁县看守所,2月8日下午受伤住院,2月12日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死亡。对于死因,晋宁县公安局称李荞明因与同室狱友在放风时玩“躲猫猫”游戏时发生口角,其中一人踢了死者一脚,使撞柱头部受伤致死。但网友质疑该说法,并冠以“躲猫猫”之名且赋予新的网络含义。最终,“躲猫猫”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