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这8年:淘宝的江湖风云事

八年前,一场非典,把中国人推入了网上购物的时代。从那时起,人们记住了一位喜欢演讲的削瘦年轻人——马云。一并声名鹊起的还有年轻气盛的淘宝,此后数年,淘宝在中国几乎成为网购的代名词。

八年后,马云和淘宝不再寂寞,也不再全面领先。电子商务行业早已群雄并起,裂土封侯,业态也为之巨变。

搅局者谁?是当当,还是京东,还是……

电商的圈子

被威胁的霸权

“头把交椅”只有谁能坐?

有人说是非典的威力促进了淘宝网的诞生,也有人说淘宝网是马云的一场蓄谋已久的中国互联网领域的革命。不论如何说,这个曾被全球电商巨头eBay视作“抄袭”的杭州网站,用短短八年的时间就坐上了中国电商业、特别是C2C领域的头把交椅。

在熟悉淘宝的人看来,淘宝是个颇有些许江湖气息的企业,每个淘宝人都有一个来自武侠小说的花名,他们的会议室被命名为灵鹫宫、光明顶,他们的“武林盟主”就是马云。

但盟主的位子,不那么好坐。

2004年,马云在淘宝网砸下一亿元,擎起“免费”大旗,“分文未挣”,辛辛苦苦才拿下50%的市场份额。谁想,踢馆者倏忽而至。

2005年,带着上一年老虎基金注入的1000万美金,B2C企业当当网宣布进军C2C市场。当时国内的B2B领域已被阿里巴巴称霸,B2C的前景普遍不被看好,C2C市场则由淘宝网和易趣平分天下,其他诸如一拍网,即使仰仗雅虎、新浪的资源,也无法站稳脚跟。

在这个背景下,对于当当网的“冒失行为”,唱衰的人占了大多数。

当当网的C2C负责人褚明理对于当当网的行为和目的解释得很直接,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当当网当时进军C2C市场,就是为了跟淘宝抢资源,“当时淘宝网和易趣的一些店铺做得太大了,已经侵占了当当网的地盘,当当再不反抗就活不下去了。”而褚明理也毫不避讳地表示,当当网和很多的风投VC大佬素来关系很好,融资是件易事。

对咄咄逼人的当当网,淘宝选择了无视,而当当网最终也未能阻止淘宝网在C2C领域里市场占有率的迅速攀升。到了2007年的时候,淘宝网已经占据了C2C领域80%的市场份额。不放弃收费的易趣开始被边缘化了。

就这样过了两年,第二个重量级对手出现了:京东商城。

2008年末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让资本市场哀鸿遍野,裁员乃至倒闭风潮更是在IT圈不断上演。

而在北京苏州街的银丰大厦四层,却是一派春意盎然。

是时,京东商城CEO刘强东成功从今日资本、雄牛资本以及亚洲投资银行家“红筹之父”梁伯韬的私人公司处融到了2100万美元——一笔在寒流中羡煞旁人的融资。当时,VC大佬们都非常看好京东商城。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它的盈利模式和前景对风投们非常有吸引力。”

B2C市场那时刚开始欣欣向荣:凡客、麦包包、梦芭莎等等名字开始为人们所熟知。淘宝也很应景地在2008年4月份上市了单独的B2C平台:淘宝商城。

彼时,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已具有了一套完整的电子商务生态体系,淘宝商城依托于这个系统迅速成长,应是顺理成章。

#p#副标题#e#

然而,京东更生猛。

毛利率本来就很低的3C产品是京东的主营产品,为了获取大规模销量,京东采取了一种“赔本赚吆喝”的方式,以低价甚至牺牲毛利率的方式来获得大规模的销量,薄利多销,外加靠厂商返点以及其他的补贴,这就是京东的扩张路线。

2008年,一组数字让淘宝开始感到了无形的压力。根据易观国际的统计,京东商城以18%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最大的自主销售式B2C企业,并占据3C网上零售市场47.6%的份额,市场份额紧随其后的分别是15.4%的卓越网和14.8%的当当网。

尽管是刚刚兴起的新领域,京东在B2C领域做到了头把交椅,还是令惯于称霸的马云感到了威胁。

搅局者一淘 

B2C与C2C交易规模占比

“马云这次一统江山的意图太明显了!”

三年后。

淘宝网已先后打败了曾经的三个竞争者有啊、易趣和拍拍,荣登C2C市场寡头的地位。在B2C领域,淘宝商城也以48.5%的市场份额稳居B2C领域之首,京东商城以18.1%排名第二。

此时,马云发表“大阿里”战略:“建设开放、协同、繁荣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2011年6月16日,淘宝一分为三:淘宝网、淘宝商城、一淘网。

经年发展后,随着专业化程度的总体进步,电商已成为一场效率的竞争。面临着当当、京东、腾讯……无数高手的追赶,淘宝的“自我分裂”与其说是为了短期的上市考虑,还不如说是为了让偌大集团“永远年轻”、保持敏感与斗志的无奈之举。

之后,随着C2C的淘宝网和B2C的淘宝商城各自独立,“国内首家比价网站”、“购物垂直搜索引擎”一淘网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一淘网CEO吴泳铭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明确表示,做一淘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比价,而是要从服务、支付、物流等多维度去展示各个商家的独特价值。为了这个目的,一淘正在寻求与市场上相对成熟的B2C电商进一步深度合作。

一淘的出现,名义上是“叫板百度”,但其比价模式却引起了向来对价格很敏感的电商行业的一片恐慌。

反击随即开始。

10月24日,刘强东在微博上对一淘的搜索比价功能开炮:“一家网站未经我们允许直接抓取我们所有的产品评价,这些产品评价是京东花费了价值过亿的积分激励用户写出来的,你怎么也要打声招呼吧?这和鸡鸣狗盗行为有何分别?”

尽管这篇火药味儿十足的微博存在了不到几个小时就被删掉,但烽烟已起。

“洗牌的时候到了。”易观国际的电子商务分析师陈寿送对《中国经济周刊》说,“京东不像麦包包、乐淘网这类的小规模B2C,它的市场份额比当当和亚马逊都要大得多,怎么能甘心被一淘牵着鼻子走呢?”

“马云这次一统江山的意图太明显了!”京东商城一位内部人士激动地对《中国经济周刊》说,“一淘如果成为了消费者选择交易平台的唯一入口,估计不仅百度睡不好,各位电商大佬们也不会好过。这样做无异于将毫无准备的各位优秀B2C电商们强行收入了口袋里。”

对于老对手的公然开炮,淘宝在微博上的回应显得很淡定:作为购物搜索,一淘就是要让互联网透明,给消费者实惠。

这个不痛不痒的解释,显然不是想消弭冲突的态度。10月27日,口水战升级,京东商城宣布屏蔽一淘对其商品信息、评价的抓取。

“早晚谁给的钱多谁就排在前面,别想得到公平的信息。相反,这样会加重电商们的负担,早晚这部分负担会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对于一淘所述的“信息公开透明”,刘强东很气愤地发布微博。

随即,苏宁易购和当当站在了京东这一边,成为了“倒淘派”的一员。苏宁易购的负责人在微博上回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私信中这样说道:“一淘的搜索结果将价格作为最关键的排序因素很不公平,尤其像苏宁易购和京东这样主营家电或者3C产品的电商来说,毛利率本来就很低很低了,如果再将价格作为排序标准,势必会引发价格战,进一步让利润缩水,我们就活不了了。”

刘强东的冲冠一怒让众多电商分成了针锋相对的两派。“挺淘派”代表卓越亚马逊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声援一淘,其总裁王汉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对自己的货品充满信心,不怕购物搜索,相反,我们可以通过一淘获得更多的流量。”

但一淘确实来势汹汹:收录的商家数已超3000家,支持一淘“一账通”服务的网站已有6000多家,甚至包括新蛋、凡客、1号店等市场份额排名前十的B2C电商。日前,又传出了一淘和国美、物美、银泰零售业巨头结盟的消息。

双方旗鼓相当。

(中国经济周刊)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