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润传媒:品牌内容营销大旗

出走东方卫视创业,资金找上门

  “我们刚举品牌内容营销这个大旗的时候,比较孤单。所有人都说植入广告,而我们却说品牌内容营销。”回想起创业中遇到的困难,王一飞不无感慨地说。合润传媒的员工在和理财周报记者交流中透漏说:“王总刚提出品牌内容营销时,当时有很多朋友都反对他,不看好他。”

  “任何事物都有它一定的发展规律,这是由需求决定的。品牌需求已经发展到必须要跟内容结合了,内容为王的时代到来了。”谈起创业的初衷,王一飞表示合润传媒是媒体广告发展的趋势所致。

  王一飞从事媒体广告行业长达十几年,2007年开始和搭档王志创立和润传媒。“创业本身就是一种冲动,要做一个熟的行业,但不能墨守成规。”在东方卫视工作的他,认识到了媒体广告未来发展的趋势。

  “然而媒体广告的这种趋势实际上比我们想象的快,突然一下子爆发了。”王一飞有点惊奇地说。“实际上,不是我们在追逐资本,而是资本主动在寻找我们。因为资本的嗅觉比我们更敏锐。”王一飞认为正是资本给予的帮助奠定了合润在行业龙头老大的地位。

  认定了品牌内容营销,王一飞说他们刚开始创立合润的时候就很坚决地确立搭建一个平台,而且还要有一定的标准。2007年的时候,因为市场对平台和标准的需求,所以合润在最初就很轻松地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王一飞不断地强调着传统媒体植入式广告和合润传媒品牌内容营销的区别。“植入广告只是平台内容营销的一个环节,仅仅只是整个产业链向上的部分,它必须配合向下的二次传播。”这是王一飞所认为合润传媒的开拓性。

  王一飞说:“如果在某个电影电视剧里做了植入式广告,观众没有太大印象,就需要做二次传播。如果某项产品的广告是电影拍摄里面的内容,观众观看电影之前,先看到了它的广告,可能就会联想到这个品牌。”

  《我的青春谁做主》没挣钱,VC撤离

  “我们从2007年创业开始,第一年盈利很少,2008年才开始真正实现盈利,但那时候也不多。直到现在我和我的搭档也没有分过钱。”王一飞笑着说。

  从2007年创业开始,合润传媒主要做的电视剧。“第一个项目是和赵宝刚导演合作《我的青春谁做主》,当时双方都没有挣到钱,也谈不上第一桶金,属于纯粹的植入式广告。”回忆当时的第一单收入,王一飞表现得很轻松。

  “公司成立伊始,就有很多海外的风投来公司考察,但很快全球经济衰退就到了,VC纷纷撤离项目,品牌内容营销行业又是刚刚起步。公司原本按VC成功设立的架构与人员花费极大,很多员工也纷纷离开。公司的人数从30多人迅速降到十来个人。“王一飞说那是他职业生涯中首次遭受如此巨大的挫折。

  合润传媒把触角从最初的影视剧延伸到网络领域、新媒体领域等。而合作对象,也不仅仅是一些电视台,在今年8月初开始进军网络。对此,王一飞很坚定的表示“要做,我们一定要做最高端的。”

  2年盈利数百万,二轮融资启动

  品牌内容营销体系的建立和原则的确立,让合润传媒获得了更多的客户。但是如何去挑选合适的供应商,成了最关键的问题。

  “我们的评估标准分为很多项,传播平台、账户本身、投资额和导演阵容都要评估。然后我们还要评估到底适合不适合商业植入,最后各个因素整合起来做整体的评估。”王一飞说,引荐国外的评估体系,加入国内的一些因素,形成了合润现在的评估体系。

  据王一飞介绍,合润传媒有一个二十多个品牌内容分析师组成的专门团队,几乎都是学习编剧和导演的。在进行内容评估的基础上,该团队主要起到一个和供应商沟通、翻译、桥梁、执行和最后平衡的作用,既要满足观众的需求又要达到商业性。

  从最初的缺乏客户,到后来拥有一套评估挑选供应商的体系,合润传媒在被一个行业认可后,经销商的价格却开始下降了。王一飞说,这也是他们二轮融资的目的,希望通过融资来建设更大的平台,从而买断优质资源,然后掌握定价权。

  “我们的利润实际上是可以的,所以投资商会投我们。”王一飞很自信地表示。他自嘲说自己和搭档王志是中国品牌内容营销的始作俑者,两人的最终的理想,就是要在中国没有的行业,做蓝牌。

  “我们对个人收入其实都不是很在意。最初我们认为融资是奠定行业地位的,只要做好了这些,才谈得上个人利益。”王一飞说。

  到2009年合润收益有几百万利润时,王一飞和王志承诺风投,暂时不分配盈利。“我们的盈利是算在继续滚动中,希望能把这个平台保持在中国最大的平台上。我们的目标是将来能在中国的广告史上能被认可,能够有一笔记载。”王一飞带着憧憬的口吻说。(作者:张慧宇)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