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草堂18:你拿什么去改变世界

   李开复同学高调宣布辞职“创业”,真为他暗暗地捏了好几把汗!

            第一把汗:李同学一把年纪,不愁吃不愁穿,缺乏创业中最原始的动力 – 钱,就算是因为一辈子替人打工,今生一定要过回自己做老板的瘾,试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打工皇帝,怎能和山寨首领同日而语啊?!想必是李同学山珍海味吃腻了,要尝尝野菜草根味儿。

            第二把汗:李同学创业去搞什么孵化器,这摆明是吃力不讨好的累差事。孵化器是政府官员们乐此不疲的口头禅,政府砸钱做孵化器,亏光了没事,因为扯着孵化器的大旗把高新园区给炒热了、把VC的钱“引导”了进来,然后大批高新企业一进驻,最后地方财政税收收入又把孵化器亏掉的钱给补了回来,政府瞒天过海一手出另一手进,总体上是不会亏钱的。

            但是,有哪家民营的孵化器赚过大钱?放眼看,硅谷有过两个大名鼎鼎的民营孵化器:Garage.com(车库种子基金)和Idealab(创意实验室)。Garage.com从来就没有孵出过一只像模像样的小鸡;Idealab倒是孵出过些好的Idea,比如Google的AdSense模式最初就是从Idealab里偷来的,用“偷”重了些,因为发明“收费搜索”、“点击付费”、“竞价排名”的那公司倒闭了,横尸荒野,人人都可以去免费叼一块死人肉来吃,不算侵权不算偷……看来孵化器就是为他人做嫁衣裳,o(∩_∩)o…呵呵。

            第三把汗:最担心的还是人的问题。迄今为止,还没听到过有哪个大创业家诞生于孵化器。孵化器实际上是一个温室,如果有幸进入“创新工场”,就好比考进了科大少年班,不必担心吃穿,还有一群高级保育员服侍,让你安安稳稳去冥思苦想好的Idea吧,但,这样的环境里是否真能孵化出赚大钱的创业家来?都说要锤炼一个真正的创业者,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能顽强生存下来的人,才有可能成为创业英雄。在温室中有可能培育出耐旱、耐涝、耐风雪冰霜的茁壮幼苗吗?

            ……

            总而言之,按照传统的投资逻辑,实在看不出李同学的“创新工场”怎么赚钱,但是……但是……但是谁说创业一定要去拼命赚大钱呀?!投资哪里一定要培育出一筐筐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啊?!

            好,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个创业新词汇:社会创业者(social entrepreneur)。这是近年来在世界各个角落里激荡着的一股热浪。

            按照行内规矩,在讨论正题之前,请大家先回答以下五个问题:
            *  你是否每年必须有至少三周的带薪假期?
            *  你是否渴望摆脱天天加班加点的工作压力?
            *  你是否会因为每个月没有固定工资而心里感到焦虑?
            *  你是否凡事都需要得到朋友、伙伴、家人、上级领导的点头赞同?
            *  你是否容忍社会上的种种不合理现象,因为总有一天会有人去改变的?
            如果你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答案为“是”,呵呵,那你基本不具备社会创业者的素质。如果你的大部分回答为“不”,那么恭喜你,你具备非常人才具有的社会创业者的潜质。

            “社会创业者”和一般意义的创业者们在许多方面是类似的,他们为了一个“idea”废寝忘食,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赴汤蹈火,他们组织团队、设定里程碑、融资、开发项目、追求效益来改变世界。但是他们各自的创业目的略有不同,一个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获取人类生态的“更高价值”,另一个是为了赚取商业利润。

            举个例子来看。

[格莱珉银行] (Grameen Bank)

            格莱珉银行亦称为“穷人银行”,创办者尤努斯博士 (Muhammad Yunus)是一位极富创新精神的穆斯林创业者,也是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留学美国并获经济学博士的尤努斯回孟加拉国后,任教于吉大港大学经济系。1974年蔓延孟加拉的大饥荒使成千上万人丧生,这使尤努斯深感心灵的震撼,他无法用经济学理论向学生解释贫穷的现实,决定重新做一名学生,抛弃理论教科书,深入到乡村去实地研究穷人现实生活中出现的经济学问题。

            一天,尤努斯在乔布拉村,遇到了一位以制作竹凳为生的年轻母亲索菲亚,为了制作这些小商品,她每天需要大约二十二美分来购买原材料,可是她分无分文,为了养家糊口,只能向销售这些小产品的中间商借钱。作为借款的代价,她必须把制好的产品按既定的价格卖给这些中间商,最后留给她的报酬仅仅两美分。而如果索菲亚自己有钱买原材料,她的劳动成果可以获得比此高出6-10倍的收入!

            索菲亚的艰辛生活就是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永无尽头。尤努斯想,如果索菲亚能够获得贷款,她就能够从中间商手中解放出来,把生产的产品直接销售给客户,最后走出困境,并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中间商为了控制她,是不愿意借钱给她的,从而使索菲亚创造的财富为他们所占有。为什么索菲亚不能以一个合理的利率借到二十二美分?问题就在于没有一个有效的金融组织和一个能够帮助穷人走出困境的金融机构。创业的想法就这样萌生出来了,“贷款是人类的一种生存权利”-- 这就是尤努斯建立格莱珉银行的初衷。
 #p#副标题#e#
 

            1976年,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的乔布拉村诞生,它颠覆了几百年来银行业的祖传秘方:借贷给无抵押担保的穷人。格莱珉银行是如何利用金融工具救助那些被遗忘的人们,同时实现赢利与防范风险的呢?秘诀是:对“穷人”进行重新定义,创新、创新、创新!

“穷人是金融界的蓝海”
            在绝大多数国家,穷人被视为“金融界不可接触者”,银行不是为赤贫者服务的。然而尤努斯则认为“贷款是一种人类生存权利”,专注把格莱珉银行业务拓展到穷人的蓝海当中去,通过贷款来帮助穷人改变命运。

“人人都希望活得更好”
            尤努斯坚信,所有人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生存技能。穷人们能活着,证明了他们有生存的能力。格莱珉银行要帮助他们活得更好,即让穷人能得到贷款,去最大限度地利用他们现有的技能——编结、脱粒、养殖等,扩大他们赚钱的能力并使挣到的钱继而转变成为一把开启一系列其他能力的钥匙,逐步走向富裕。

“人依赖于社会化的生存”
            格莱珉银行发明了一种基于SNS的借贷方式,即一种社会化了的人际信贷关系。一个想要申请贷款的人必须首先找到第二个人,向其说明格莱珉银行的规范。对于一个不识一丁的村妇来说,她常常很难说服她的朋友——她们很可能害怕、怀疑或是被丈夫禁止不许和钱打交道。终于,第二个人被格莱珉为其他家庭所做的事感动了,她决定加入这个小组。于是这两个人就再去找第三个成员,然后是第四个、第五个。这个小组的组长通常是五人中最后一个贷款者。
  
      贷款小组的所有五个成员都必须一起到银行去接受七天培训,每个组员必须单独接受考试。在考试前夜,每个贷款者都十分紧张,她紧张地在神龛里点上蜡烛,祈求真主保佑。她知道,如果通不过的话,不仅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小组的其它成员。考试造成的压力,有助于确保筛选出那些真正有需要而且有上进心的人。

      一旦全组都通过了考试,其中一位组员申请第一笔贷款的那一天终于来到了——一笔贷款通常是25美元左右的规模。她是什么感觉?这笔钱在烧灼她的手指,泪水滚下她的面颊,她一生中从没见过这么多钱!
 
      格莱珉银行的每一个贷款者几乎都是这样开始的。过去对于家庭来说,她只是一张要吃饭的嘴,一笔要付的嫁妆费。但是今天,平生第一次,一个机构信任了她,借给她一大笔钱。她发誓,她一定会还清每一分钱。

            小组如果能按时还款,累计到一定的份额,信用额度就会增加,组员们能借到更多的钱。当小组中有成员不能还贷的时候,别的成员就会帮助她(虽然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果小组自己无法解决问题,这个小组在今后的几年里,就没有资格再申请贷款了,甚至会被停止贷款。这其实是加上了一道熟人社会的道德保险杠。

            小组成员不会轻易违约,因为这个小组对于她来说,是她最最重要的社交圈子,那些组员是她最亲密的伙伴。一旦违约,那么她在村里的信用也会受损,很难再生活下去。

“贷款者、存款者、持股者,三位一体”
            有人把尤努斯比作为“乔布拉村里的乔布斯”,他把格莱珉银行的金融产品做到了极致,把复杂深奥的金融产品设计成“傻瓜式的”,让不识一丁的农妇都一眼就能看明白,使得一名格莱珉银行的贷款者,在时间过程中,逐步地变成了这个银行的存款者,也极有可能成为这个银行的持股者。通过这种三位一体的方式,不光把客户的信用,甚至把客户的命运也紧密地与格莱珉银行捆绑在了一起,成为了忠实的“格莱珉信徒”。如今,格莱珉银行的贷款者拥有银行94%的股权,另外6%为政府所拥有,是一所名副其实的“穷人银行”。

            过去三十年中,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46620个村庄中建立了1277个分行,服务了639万借款人,间接影响到3150万人,其中96%为地位低下的妇女。而格莱珉银行的贷款还款率竟然高达98.89%,2005年的赢利达1521万美元,今天,格莱珉银行每年发放的贷款规模已经超过8亿美元,全世界超过60个国家的政府在各国农村山寨“格莱珉模式”!

            社会创业,并非一定是做慈善事业。社会创业照样可以以商业利益为目的,但是它的社会效益却远远超越了它的商业目的,格莱珉银行是一个典范,它颠覆了“银行”和“穷人”的传统定义,用创新使“扶贫”变成了一个能够良性循环的规模化的商业活动。

[阿育王社会创新机构] (Ashoka:Innovators for the Public)

            德雷顿(Bill Drayton)曾经是麦肯锡咨询公司的一位顾问。他在走访了世界各地无数的社会创业者之后得出结论:自从工业革命以来,在企业追求利润以及科技进步的驱使下,人们生活水准大幅度提高,同时也带来了很多社会问题,商业企业惟利是图、政府机构受政治利益牵制,它们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源动力,只有代表社会良知和可以求变的“社会创业者”,才是社会进步“不可抗拒的公民力量”。

            而社会创业者们往往缺乏资金和资源,孤军奋战。1981年,德雷顿以五万美元创立了“阿育王社会创新机构”,它的使命就是像“创业投资基金”那样去发现、支助具有创新和创业精神社会创业者们,让他们创造出举足轻重的社会效应。
 

             “阿育王社会创新机构”对经过严格挑选的社会创业者提供以下三方面的支持:

            1. 提供他们相当于当地最基本生活开支的现金津贴,为期三年,目的是让他们能够把100%的时间和精力专注在自己的社会创业上;

            2. 为他们提供免费的专业支持和管理顾问服务;

            3. 定期组织大型活动,让世界各地的社会创业者能集聚一堂,分享经验,相互学习,相互激励。

            通过这种方式,自从1981年选出第一位“阿育王社会创业者”以来,迄今为止已经在全世界70个国家助业了2100多名社会创业者,形成了一个推动社会变革的巨大力量,他们的事业范围包括:扶贫、扫盲、普教、医改、环保、人权、社会公正、妇幼权益、劳工权益、社区发展等。

            今天,“阿育王社会创新机构”每年的资金预算已经超过3000万美元。2006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和哈佛大学推举德雷顿为美国25名杰出领袖之一。
 

#p#副标题#e# 
[世界宣明会] (World Vision)

            世界宣明会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会公益机构之一,拥有全球员工26000人,在94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该机构以救助贫困儿童为主营业务,年收入为20亿美元。

            现任美国世界宣明会分支机构总裁的斯蒂恩斯(Richard Stearns)曾经是一位世界500强企业的CEO。斯蒂恩斯从大公司高管到“社会创业”,经历了许多意味深长的角色转变:工资减少了75%;从每日进出五星级酒店、社会名流酒席的座上客,变成了出入难民帐篷、为受灾儿童端水送饭的老义工……     
            斯蒂恩斯从大公司高管到“社会创业”,经历了许多意味深长的角色转变:工资减少了75%;从每日进出五星级酒店、社会名流酒席的座上客,变成了出入难民帐篷、为受灾儿童端水送饭的老义工……

            斯蒂恩斯成功地将商业企业的运营方法和经验运用到非盈利性的社会公益机构中来,使世界宣明会的业务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幅度提升。在他看来,商业企业和非盈利机构的工作几乎没有什么两样:你每天要对付“收入”、“成本”和“现金流”,二者都有推广、销售、财务、IT、人事、策略、企划,不同之处在于:商业机构服务的“股东”是投资人,而非盈利机构的“股东”(最高利益者)是穷人……

            斯蒂恩斯在工作中发现,“扶贫”绝非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一手筹钱,另一手把钱送到穷人手里,他说:人类对抗贫困、疾病、饥荒是一件做了5000年都还没有结果的事情,它牵涉到了我们的社会、文化、环境、政治、宗教等方方面面,其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航天工程,需要无数的无私无畏的社会创业者去无休无止的奋斗和奉献。

            ……

            在21世纪,“社会创业者们”像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

            社会创业者是那些具有使命感的创业者,能够将伟大而具有前瞻性的愿景与现实问题相结合的人,他们对目标群体负有高度的责任感,并在社会、经济和政治等环境下持续通过社会创业来创造社会价值。越来越多的社会创业者在用营利实体的方式运营非盈利机构。对于他们来说,商业盈利是达到目标的手段,而非目标本身。社会创业者在颠覆和拓展我们的价值体系,在促使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

            和企业家们相比,社会创业者所面临的挑战更加艰巨,因为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或市场,通常是被政府所忽视的、与社会主流价值观有所错位的,他们无论在资金来源、资源利用、社会支持等方面都处于暂时的弱势地位,尤其是他们所需要的资金,没有VC或者PE会给他们钱,他们的事业也没有二级市场获利的机会。

            当然,牛逼的社会创业者大有人在,他们通常有以下特点:
            *  更高的精神境界和道德力量
            *  更大的勇气、更高的智慧、创意、商业技巧
            *  更乐于分享,他们与人分享的越多,就有越多的人支持他们
            *  更勇于超越边界,勇于创新、打破常规,建立非主流族群和团体
            *  更甘于寂寞、埋头苦干,他们得到承认时,往往是在默默工作了多年之后

            再回过头来看“创新工场”。

            创业难、创新更难,李开复同学在知天命的时刻知难而进,把天下最难的事情一手包揽了,绽现英雄本色,亿万个赞!都说如今是“眼球经济”,李同学刮旋风让“创业”和“创新”引起万众瞩目,再加他四万亿个赞!!

            李同学的创业,相信绝对不以产生经济价值为终极目标,因此不能以投资回报来衡量“创新工场”的业绩。李同学是在做一件非常艰巨的大好事,其社会意义远远超越了一个小小的孵化器,说绝了,即使“创新工场”的种子钱全泡了汤,也值!
 

            其实,李同学早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创业者”了。他几十年如一日,努力学习,敬业工作,爱戴家人,尊重上司,充分体现了中华文化中的儒雅风度;他身体力行,孜孜不倦地教诲大学生们自信、向上、拓展胸怀……终于,李同学要把几十年在跨国大公司里韬光养晦积攒的精髓,浇灌在自家的“创新工场”里啦。让我们万众瞩目,聚焦李同学卧薪尝胆,像尤努斯同学改写“穷人”的定义那样,来重新定义中国的年轻一代,改写中国科技创新的源代码,创造中国“批量创新”的举世奇迹。

            相信李同学是一定会成功的。

            快下课了,气氛轻松些吧,虽不敢说“创新工场”里是否一定出得了小乔老贾一类不服管教、无视权威、天马行空、我行我素的活宝贝,但肯定可以收罗一大批顶级技术人才,来研发专利技术,办成个“准微软研究院”是绝对不在话下的,比如开发iPhone、iPod应用,然后打包整体卖给一个财大气粗的下家赚大钱,Apple不买就让Apple的竞争对手微软和Google来竞价抢购,反正李同学都有内部关系,绝对搞定……不行不行,那还了得,国宝是绝对不能再次落到外国蛮夷手里去的。停下!国庆阅兵的飞机坦克别运走哦,快快开回来给李同学保驾护航,中国需要千千万万个李同学这样的社会创业者!

            创业,不一定就是为了赚大钱,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比大钱更大更精彩的东西。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